蓝蝎子阿眠

落日残阳(爆豪视角番外)

【轰出】落日残阳(爆豪视角短篇番外)

   除了原本的设定外还会有爆豪单箭头绿谷的情节。
   基本没什么轰出内容。
   不喜勿入。

   爆豪的心理在我的笔下脆弱的一逼。虽然我觉得就算是做了这种事,就算是爆豪也一定会恐惧愧疚。








   从他记事开始,他就认识出久了。

   当时的他并不喜欢出久,只是因为双方母亲关系很好,所以他也经常被带着去看出久。

   为什么我要来看他啊。
   本来可以出去玩的。我根本不想去医院。消毒水的臭味恶心死了。

   爆豪臭着脸,不耐烦的被母亲抓着手。

   每次去看绿谷的时候,有三分之一都是对方昏迷在床上打着点滴的场景。

   准确说起来。爆豪并不讨厌绿谷。那时年幼的他还尚有着同情心,在看到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孩每天只能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打针,也没有机会出去玩,他也会觉得绿谷很可怜。

   偶尔在绿谷情况好的时候,他也会和爆豪玩游戏。但无论是玩球还是踢罐子,只要是和运动沾边的行为都是绿谷所不能做的。

   第一次的时候,绿谷和他玩了一次。只是短短的十分钟而已,他听到一声肉体撞击地面的声音。当他回头看向绿谷时,发现对方安静的倒在地上,双眼紧闭。就像一个没了发条的逼真人偶。

   一动也不动。

   很快,绿谷被送到了抢救室。然后他被死老太婆骂了一顿。但是被绿谷阿姨阻止了。

   绿谷阿姨蹲着,微笑着和他开口。

   “胜己君不用自责的。出久一定也很想像普通的孩子一样玩吧。这样一来我还要谢谢胜己君呢。”

   为什么要道谢?

   爆豪再小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低着头抓紧了裤子。眉头紧皱。

   我做错了事。
   为什么不指责我?

   那个时候阿姨的表情很悲伤,眼中满是泪水。对于年幼的爆豪来说,太过于复杂了。




   【他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出来玩了。】




   那之后爆豪每次去看出久都会带着游戏机或者一些有趣的绘本。
   没关系。就算出久不能活动,也可以一起玩。
   出久很好相处,很温柔,虽然很弱,但又很强。也不会讨厌自己粗鲁直白的说话方式。还会用很憧憬的,闪着漂亮光点的眼睛看着自己。

   他对绿谷产生了同情的同时,也渐渐开始想要保护他。
   带着高傲自尊心的,单方面强硬的保护欲。

   出久那么病弱,没有我一定就不行了。

   瘦弱的男孩安静的坐在病床上,右手被固定在一旁,避免滚针。墨绿色柔软的卷发软软的搭落在耳边,脸色白的像个死人。几乎就要和雪白的病房融为一体。

   【我会保护你的。】

   他笑着,忍耐着内脏的疼痛吃力的按动游戏手柄,总是虚弱又无精打采的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

   【我会保护你的。】

   五岁时,出久被检查出了无个性。但爆豪却反而更加开心。他对着比平时看起来还要苍白虚弱的出久笑着开口。语气平淡的同时心里却格外的兴奋。

   “无个性……你真的是个废物啊。”

   实在是太好了。
   出久你不需要努力,不需要去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管。

   【我会保护你的。】

   你是我的。

   你只要一直站在我的身后就好了。
   你只要一直仰望着我就好了。
   你只要憧憬着我就好了。

   一直都是没用的,什么都做不到的废物就好。

   我很强,什么都很擅长。个性也是数一数二的强大个性。
   我会连你的份也一起努力成为英雄的!


   年幼的孩子真的是很可怕的生物。


   因为他们能毫无自觉的,拿起刀子插向最喜欢的人的要害,还能开心无知的自我满足。

   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轻易的做到了【杀人】。

   爆豪的嘴角扬起很高,红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满心满眼都想着自己最喜欢的,可怜又病弱的朋友。
   他那么聪明的孩子,却没有注意到绿谷接近绝望的眼神和面临崩溃的心脏。





   【我会保护你的。】





   第二天他拿着新买的游戏卡去医院找出久时,没有见到出久。
   出久在昨天和他刚分开不就后就被送入了抢救室,今天还在重症病房时刻监护。

   那明天再来吧。

   这次不行就下一次,下一次不行就再下一次。
   总会再见到的。到时候再一起玩。

   爆豪轻松的想着,收起手中的游戏卡。



   可是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见到出久。

   因为出久被送入了精神疗养院。医生说是精神分裂。并不是非常严重的那种,如果好好吃药和静养的话用不上几年应该就能和正常人一样了。

   【为什么?】

   那天他被死老太婆带着去了医院,到了医生的办公室后发现绿谷阿姨也在。

   “那个孩子压力很大吧。”
   头发和胡子花白的医生拿着手中的精神分析报告,对着绿谷引子开口。
   “我听说了。那个孩子从出生起就一直呆在医院里,最近又被检查出来无个性是吗?”

   爆豪光己皱着眉,把爆豪按在椅子上坐下认真听。

   医生用食指挠了下额角,眼神有些悲悯。又带着一种奇怪的冷漠。
   “作为这个时代来讲还真少见啊……之前也有过不少这样的事情。本来无个性在这个时代就和天生残疾没什么两样,加上一些周围的欺凌,很多无个性的孩子都会像这样精神崩溃。又自卑又害怕,身边都是和自己不一样的人。长久下来的排斥或是暴力…………”

   医生推了推眼镜,继续道。“你们家的孩子还格外是特殊。他从小就活在医院里,每天都抱着活一天算一天的心态。他可能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你的累赘。在检查出来之前,他对于自己会拥有的个性非常期待。因为有了个性就代表他不是没有价值的,不只是拖累你的包裹,不只是一个没用的废物。”

   很可惜。

   他是【无个性】

   没有任何前途和可能性。他已经【结束了】

   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我不知道契机是什么。不过要不就是时间太久压力过大导致的,要不就是有什么人对他说了他最害怕的,不想听到的话。”

   医生皱着眉,带着一种莫名的悲哀。

   “我更希望的前一种。谁会说出那么残忍的话?这和杀人有什么区别?”

   完了。

   爆豪的表情僵硬的像铁块。也没有和平时有太大区别,却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呆滞。



   【无个性……】

   不是……我只是想保护你而已。
   那只是一如既往粗暴的打招呼而已!!

   【你还真是个废物啊】

   你应该知道的啊!!!
   我根本没想过会变成这样!!!!!!






   【杀人犯】






   这三个字像一把带着倒刺的小巧尖刀,全部没入他的肉里。疼痛难耐却拔不出来。

   医生将头转向爆豪。那一瞬间爆豪的背上开始冒起冷汗,贴着背部的布料很快就粘在背上,很恶心的感觉。

   医生推了推眼睛,顿时慈爱和蔼的摸上他的头。

   【别说……】

   “我知道你!你是经常来陪绿谷君玩的爆豪君吧?如果以后你也经常来的话一定会让绿谷君的病情好转的!”

   【别说了】

   医生温柔的笑了。那份祥和的光芒照在爆豪眼里却只能让他感到灼热到即将溶化的剧痛。

   【不要说出那句话】

   “爆豪君,真是个好孩子啊。”

   〖小胜好温柔啊。〗

   【我叫你闭嘴!!!!!!!】

   从未有过的恐惧感从脊背爬上后脑,他甚至感觉自己的体内流淌的血液像泥浆一样混浊又缓慢,胃里升腾起恶心的酸液。

   好恶心。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但他的脑子里一直都清晰的回放着那天出久快要哭出来的绝望的眼神。

   罪恶感与恐惧感像毒液一样侵蚀他。心脏的声音变得格外清晰,又格外冰冷无力。

   他跑到厕所里对着马桶疯狂的呕吐。吐完了也只是发呆。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反应。

   他以后要怎么面对阿姨?
   他以后要怎么面对死老太婆?
   他以后要怎么面对出久?!

   等他浑浑噩噩的走出卫生间时,看到的是站在门前的,有着与自己九分相似的面容的女性。

   金色的刺发,天生凶相的脸,还有那双自己最讨厌,最厌恶的,与自己像到骨子里的红色眼睛。

   “你对出久说了什么?”

   这个世上最了解他的,恐怕就是眼前这个和他该死的像的人了。

   什么都瞒不过那双凶狠冷漠的红色眼睛。

   恶心死了。




   【无个性……你还真是个废物啊】




   作为他母亲的女性毫不留情的扇了他一巴掌。红色眼睛里的火烟像是要喷发出来一样浓烈又愤怒。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他甚至不能反驳,只能捂着红肿剧痛的脸颊低头沉默。


   【啊啊。结束了】

   【我再也没脸去见出久了。】



   爆豪在那之后偶尔也会去医院,但只会在绿谷昏睡的时候去。偷偷的站在病房外,连个窗户都没有。

   他看不到出久。这里是精神疗养院的病房,病房门上是没有玻璃的。隔绝了所有能刺激到病患精神的事物。

   啊。还好隔绝了。不然出久看到我肯定会很难过。
   那家伙身体弱的要命,一不开心就要生病发高烧。还要被送进急救室。


   【对不起】



   一年后,出久离开了精神疗养院。据说精神上的问题基本上好了。

   “治疗的很顺利。只要不被刺激到就可以放心平安的过一辈子了。”

   金色短发的红眼女性看着自己的儿子。表情严厉又带着习惯性的愤怒。

   “你去找出久我不会反对。但如果你又对那个孩子说了什么难听的话,这次就不是一个耳光那么简单了。”

   对于母子来说,这种对话来真的是非常冷漠。但爆豪也知道她的不容易。
   自己的儿子把好朋友的儿子刺激的入住精神病院,她每次和绿谷引子见面的时候都愧疚的说不出话。甚至想插自己两刀。

   “……我不会去了。”

   爆豪根本不敢去医院,如果出久在看到他之后就真的……疯了呢?

   他甚至说不出道歉的言语。

   本来要治好的病,会不会因为看到他这个罪魁祸首后彻底的加剧崩坏?

   道歉有什么用?!

   罪恶感潮涌般的卷上心头,撕裂的剧痛感一直缠绕在他心底,从没有一天安静下来过。


   他不能道歉。


   因为出久是个笨蛋。

   那家伙是个很温柔很温柔,温柔到让人恶心的笨蛋。

   如果我道歉,那出久一定会原谅我。


   他不能道歉。
   他不能,也不该被原谅。




   就算出久无所谓,出久原谅他,他也根本不能原谅自己。

   一切都结束了。
   就在我说出那句话时,出久就已经被我杀死了。


   爆豪再也没有去过绿谷所在的医院。但死老太婆经常会去。有一次回来的时候还很开心的样子。自顾自的开口。

   “出久交上朋友了。是个头发颜色一半红一半白很沉稳又冷静的好孩子。对出久非常温柔。”

   她看上去真的非常欣慰。
   爆豪却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心脏被一只大手抓住捏成扭曲的形状。

   出久有朋友了?
   开什么玩笑?他那种破烂的身体什么都做不了,怎么怎么可能有人愿意亲近他?

   “最近出久还因为肺功能格外差的关系总是咳血。今天也是。那个叫轰的孩子很熟练的用手放在出久嘴前面,一点都不介意出久把血吐到他手上。”

   爆豪的脸色更加扭曲,甚至因为那份难以言喻的感觉到了空白的地步。

   轰?

   谁啊?!听都没听过!为什么一个陌生的家伙会和出久关系那么好?!

   “轰是真的很喜欢出久啊。等出久吐完了还把纸杯给他让他先把嘴里的血都漱到杯子里。还给出久吃止痛药。今天下午还给出久读书了。要不是两个人都是男生我都觉得轰喜欢出久了。出久看起来也很喜欢他,这下我终于能放心了。”
   她是真的为绿谷交上一个这么好的朋友开心。不自觉的就说了不少话。

   爆豪却不这么认为。

   那个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家伙是谁啊?!
   为什么会在你身边照顾你?!

   出久身边的位置!被出久仰视憧憬的!!!






   明明应该是我的。
   【我会保护你的】






   突然的冰冷蔓延开来,连血液都凝固住,心脏从中间裂开一条巨大的缝隙。

   …………。

   恐惧感。

   他只要一想到那句【我会保护你的】。他就感觉自己害怕的浑身发抖。

   【我会保护你的】
   举起手中的刀刃。

   【我会保护你的】
   毫不留情的向出久刺下。

   【我会保护你的】
   稚嫩纤细的孩子痛苦的嘶吼。

   他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喜欢的朋友捂着伤口。

   血液缓缓流下。





   【我会保护你的】

   他却在满足的笑。








   孩子真的是很恐怖的生物。



   捏紧的拳头也无法令发热的脑子冷静下来。爆豪走回房间用力关上门,发出巨大的声响。爆豪光己却连眼睛都没多眨一下。

   她的儿子她了解。也就不想多说什么。

   那些事过去了。但并不代表能原谅,能释怀。
   错的永远是错的。






   我只是想保护你。

   【…………哈。】
   耳边像幻听一样,出现了一个分辨不去从哪里传来的声音。

   一点都没有温度,讽嘲又恶意。






   【杀人犯在说什么呢?】




   闭嘴!!!!!




   爆豪在房间里烦躁的挠着头,看向桌子上那盒他一直都想和出久一起玩的游戏卡。

   那些卡已经很老旧了。在一次不小心打翻的水杯下直接变成了废品。

   他和出久的关系,也像这些卡一样,彻底的断裂消散。


   哈哈。早就完了。

   什么都晚了。

   什么憧憬,什么保护,什么游戏!!!
   他什么承诺都没能遵守!什么都没能保护!

   会用憧憬的目光看着他的出久已经死了。

   跟在身后?
   憧憬?
   一起玩?


   呵。







   那家伙已经,不需要我了。

  

————————————————————————

   这个就是过去的小故事了。其实都不能算事番外。只是把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更加详细的写了一遍。

   之前有写这个番外的念头,但懒。结果在聊天的时候很随便的就说了(抽自己一巴掌叫你嘴贱)

   想了想还是写吧。我笔下的爆豪真的几乎都是这样。除了两个故事设定以外其他的设定的爆豪都和这篇差不多,对绿谷有种心理障碍一样的恐惧和罪恶感。

   文里没有细说,其实也是这次绿谷精神崩溃后那一年里精神过于不安定,本来就破烂的身体情况更加深度恶化了。绿谷的身体本身就差,身体情况基本上和他每一天的心情挂钩,不能太开心也不能太悲伤。要保持一种冷淡的自我才能获得更久。

   我觉得无论是谁,如果知道了自己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杀人】了。都会变得这样。

   写的挺乱的。就别吐槽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鬼东西。

   有错字求提醒。
   求多评论。虽然这章没什么轰出,好像也没资格要评论_(:з」∠)_


评论(1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