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蝎子阿眠

【轰出】落日残阳(完结)


绿谷无个性,极度病弱。从小一直生活在医院中。由于精神方面也有些问题,所以隔壁就是精神疗养科。平时坐轮椅。

大概是短篇。

爆豪对绿谷比较温柔(最可怕的OOC了这是)

绿谷是真•天使。本篇的绿谷有种非常魔性的魅力。

绿谷和轰大概是在六岁的时候相遇的。

可能有轻微all绿谷倾向(?)绿谷和发目明认识,经常会在一起发明一些奇怪的东西。

轰总提前很久就解开了心结。几乎每天都会来看绿谷。

通篇充满了BUG和OOC。我的文笔也早就被狗吃了。不介意的朋友请继续翻。














   眼前不断的飞过绚丽多彩的颜色,全身都陷在漆黑的空中,无力的随着暗流漂浮。

   真的好漂亮。

   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些光彩夺目的流光。却在手指即将触摸到的一瞬间被纷纷避开。





   …………差点就忘了。





   少年半睁着眼不清醒的想着,吃力又倦怠的收回手。





   那是我所没有的。天生就没有被给予的东西。





   身体更加牢固的陷入身后的黑暗中。这回连仅剩的手臂也被吞噬,全身都传来剧烈的疼痛感。脑子也烧的浑浑噩噩的,恶心又难受。



   我一定是在梦中。



   身体无时不在叫器着疼痛感,骨头被挤碎,皮肉被溶化,乱七八糟的内脏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很疼。

   很难受。

   为什么我还没有消失呢。




   面色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连那双闪闪发光的翠绿色眼睛也灰黑一片。掺不进一丝光明。

   明明眼前是这样的绚丽,这样光耀美丽。在他的眼中却连一片光点都反射不出来。

   他永远都无法到达那片美丽的光芒之中,永远都只能被身后的污黑束缚,直到死去。


   有些模糊的脑中想起自己之前帮助的蛙吹同学和峰田君,还有差点就被黑色的怪物杀死的相泽老师。以及吸入药物而昏迷倒下的敌人首领。

   无神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勉强微弱的笑意。



   呐。我还是有用的对吧?

   我帮助了你们。我救下了相泽老师。我还打败了敌人。

   这样垃圾一样活到现在的我,救了别人,帮到了英雄,就算要死了。也是很体面很伟大的,对吧?

   为了救人而死,简直就像是英雄一样壮烈的死去。


   我很开心。能这样死去。







   【………我并不是废物。对吧?】






   身上灼热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疼到麻痹的地步,绿谷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快感。就好像下一秒所有的病痛都会离他而去,沉重的肉体就要散成一捧灰烬,随风飘散。被吹到谁都不知道的,谁也不会在乎的角落里。




   永远的,永远的消失。

   连转世重生都不愿去想,只想干脆的死掉,完完全全的从世界上消失。



   对不起,妈妈。
   对不起,医生。
   对不起……



   焦君。



   好疼。全身都好疼,骨头疼的好像下一秒就要被碾碎,就连呼吸也好累。胸口像破了一个大洞,渐渐的,连吸入氧气都成了奢侈。


   我不想活下去了。我不想疼痛下去了,好累,每天都是这样,从来没有一天是轻松的。是不被病痛折磨的。

   我不想难过了。

   我已经……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要死了。就结束了。






   ……【结束】?






   那一瞬间脑海中闪过母亲哭泣悲伤的面容,干燥温暖的手掌,来自什么人的温柔的目光。
   大片大片的光片如破碎的照片一样从脑中闪过,最终定格在一对黑灰与青蓝色的异色瞳中。


   漂亮的像宝石一样的眼睛。却绝望的紧缩着瞳孔看着他,就好像下一秒就要崩溃的哭出来。



   【……是因为我?】




   少年突然睁大眼睛,疯狂的挣扎起来。眼睛睁到极限,费力的抬起被溶解成腐烂骨头的手臂,拼命的向外挣扎。


   还不行。


   我还不能死。



   我还要活下去!我还要继续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我还要长大成人去回报妈妈!




   我还要更久更久的,和焦君一起活下去!!





   啊啊……他一定是产生幻觉了。

   少年看向耀眼的光流处,眼睛被光明刺的发疼,却还是固执的看着,嘴边勾起荒诞悲怆的笑容。


   不然他怎么会看到有人对他伸手呢?



   鲜红的,由火焰凝聚成的手臂从无数绚丽的流光中突出来,准确的抓住了已经变成白骨的手臂。

   从手臂上蔓延出的蓝白色的光明照射出耀眼的光芒,瞬间将他身后的黑暗全部击散,没有留下一丝一毫。


   火焰包裹着白骨的手臂,他却不觉得疼痛或难受。反而有一种奇妙的温暖从手臂传遍了全身。

   实在是太可笑了。

   四肢全部被腐蚀吞噬成骨头,胸口以下的皮肤全部都血肉模糊,内脏几乎都消失了。只剩一半多一点的心脏还在自我欺骗一样的挣扎跳动。




   即便是这样的身躯。我也渴望活下去吗?




   这一瞬间绿谷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毫无缘由的恨意。

   为什么要爱我?为什么要温柔的对待我?为什么要喜欢我?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我这样痛苦的活着?】




   他不止一次这样偏激的想过。

   毫无缘由的厌恶,埋怨,憎恨。


   〖黑暗的种子无声的发芽壮大〗



   他怨恨,怨憎所有的一切。却因为感受过他人给予的温柔,而对那些柔软的温度恋恋不舍。


   〖怨恨变成无数刀口锋利的利器〗



   他想去憎恨。


   〖扭曲疯狂,却找不到能够伤害的猎物。〗



   但他发现自己做不到去憎恨别人。




   〖于是,刀刃全部没入自己的身体。〗

   所以,他憎恨自己的存在。




   真的很疼,每天都好难受,没有自由也没有快乐。永远都只是无尽的绝望与苦痛。甚至不能哭,因为会有人伤心难过。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舍不得。



   滚烫的眼泪滑下脸颊,泪眼朦胧的看着那只赤红的火焰手臂。赤红色的手温柔的抚上他的面颊,拭去那些咸涩的液体。


   我死了。你一定会很难过,一定会自责,一定会憎恨自己。
   我舍不得留下温柔又软弱的你。


   外表看上去无坚不摧,冷淡又没有人情味,天生就有着强大力量,但其实却只是个容易心软的爱哭鬼的你。

   这样的你,却是我留在世上的,最重要的,最舍不得的人。




   “我果然还是一个没有用的废物吧?这种时候还要依靠你。”

   “什么都没有改变,我还是那个什么都做不到的。懦弱又没用的蠢货。”





   蓝白与赤红的的光芒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没那种事。】


   【因为你,我才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你一直在给予我无私的爱,温柔的引导我走向正确的道路,拼尽一切的想要救我。明明没有任何好处。】

   【出久。】







   【你一直都是我的英雄。】







   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赤红色,身上的疼痛更加剧烈,他却连那片黑暗中也回不去。

   真是太卑鄙了。


   你这样说,让我怎么安心的去死?





   他随着光明的指引被拉入了绚丽的流光中。

   就算醒来之后要迎接更加剧烈的疼痛,甚至是后悔,但他不想就这样去死。



   我死了的话。焦君怎么办?



   自大到极点的想法在绿谷心中徘徊着。
   就算疼到下一秒就要死去,他还是要活着。

   他还想看到,醒来时焦君脸上放心的笑容。哪怕是带着眼泪扭曲的哭脸,他也想看。

   因为那是为了我而做出的表情。

   因为那是………………




   【被爱着的证明】





   冲入鼻腔中的是一如既往的消毒酒精味,和一种诡异干涩的气味。


   令人熟悉又厌恶的气味。


   氧气罩盖在脸上,呼出的气体全部喷洒在玻璃罩上,白乎乎的,又闷又难受。

   第一个映入翠绿色瞳孔的,是他最熟悉最亲近的那个人。

   黑青异色的眼睛,红肿的眼眶,失去色彩的眼睛,绝望恐惧的表情。

   没有输点滴的手被紧紧抓握着,本来低冷的体温被对方捂的很暖,他能感觉到有股温暖从对方的手掌传遍他的全身,以保证他的体温不在过低的状态。

   他稍微动了动那只手。



   一切都只在一瞬间。
   从濒临崩溃到恢复生机,那双只是单纯的像宝石一样的眼睛在看到他睁眼的刹那间就活了起来。

   从死物变成人。



   “出久?还好吗?有没有哪里痛?”



   “唔…………”有些难受的动了动脑袋。绿谷能感觉到自己全身都插着不少输血输药的管子。那种感觉真的恶心透了。


   “没事了…………也没什么疼的地方。”


   轰在听到这句话后对着绿谷难看的笑起来。明明应该安心的,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只想哭。

   他当然知道这只是在安慰他。出久怎么可能会不疼。

   少年的双手颤抖的按上绿谷的脸颊,声音也格外的惶恐不安。

   “下次……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中间沉默了几秒,不知道是为了压抑哭声,还是在抽噎。

   “如果出久不在了。我………………”

   如果你死了。我还有什么留下来的意义?

   我唯一的意义,就是为了让你感到开心,舍不得离开,舍不得去死。


   如果你死了。我也就……………………


   眼泪滑落在绿谷惨白的手上。少年看了一会对方哭泣的脸,无力的抬手按上轰的脸。

   “再也不会了。”

   这句话就像打破了什么看不见的罩壁一样,轰情绪崩溃的紧握着绿谷的手,把自己不堪的一面全都埋入那只苍白细弱的手掌中,粘腻又像在确认什么一样。一下又一下的去蹭那只温度低冷的手掌。


   “出久。你不能死……我需要你。从在疗养院开始,你就是一直是我的英雄。如果没有你…………【轰焦冻】早就不存在了。”

   少年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连牙齿都在细微的打颤,手掌被磨蹭的渐渐湿润温热起来。


   是眼泪。






   【英雄】?





   绿谷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幸福满足的笑容。
   带着氧气管的嘴唇虚弱的张动。费力的开口。

   “我是…………焦君的英雄?”

   “真的吗?…………这样的……这种垃圾一样的我。也是英雄吗?”


   黑灰与青蓝的眼睛直直的对上翠绿色的双瞳。哭泣的脸上摆出一个无比真实又诚挚的笑容。

   “出久才不是废物。你一直都是…………我唯一的英雄。”

   指引我的光,驱散黑暗的火把,保护着我的城墙,深爱着我,怜悯我。


   你的英雄。



   比任何人都要闪耀动人,比谁都像一名英雄。



   少年的言语柔软而纯澈,将毫无防备的绿谷完美的缠绕束缚,其中的真意甜美的就像虚假的幻想一样。




   “…………谢谢。”


   【谢谢】


   如果是梦,就不要醒来了。

   绿谷露出了和曾经在拥抱安抚轰时一模一样的表情。嘴角和一双翠绿色的眼睛里都带着满满的,快要溢出来的幸福与笑意。

   幸福到悲伤,耀眼而明亮,却像是在哭。


   那是轰曾经错过一次的表情。



   “谢谢你。焦君。”


   少年躺在床上,疲惫的闭上眼,渐渐放松下来。沉重的倦意袭来,他只能在重伤和安眠药的效果下被迫沉睡。


   【对不起,焦君。】


   少年对着轰焦冻的方向虚弱的开口说了些什么,等轰靠近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或许没有听到才是最好的结果。

   绿谷在疼痛与疲惫的折磨中,想着那句没能说出口的话。

   既然没听到。那就算了吧。



   反正,也不是会被期待的东西。



   轰皱着眉头,看向熟睡的绿谷,握紧了拳头。
   他无法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话,却在诡异的兴奋和期待。

   虽然传入耳朵的声音微弱又模糊。但是真的很容易让人产生本不该动的妄念。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


   灰黑与青蓝的异色瞳安静的盯着少年安稳平静的睡脸。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与声音,却能从那双眼睛里轻易的看出沉重压抑的欲念。


   他已经不能,也不敢再等下去了。

   之前的他天真的想着,所有的事情都能慢慢来,不能吓到常年被疾病折磨虚弱疲倦的出久。有时他也想,干脆放弃这份感情,永远的做他最亲近的朋友。

   但感情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东西。有些东西,就算你不想面对,去忽视,将它推出自己的视线。它也不会消失。


   轰握紧了出久的手,传输着适当的温度来保证对方的体温。


   有些东西会永远的扎根在你的心里,直到发芽成长,变成一棵参天大树。盘根错节的树根扎满了整颗心脏。

   这一次的意外事件给轰敲响了警钟。
   出久的身体情况在这两年已经是越来越差了。这次能抢救回来也只是因为幸运。


   在这个犯罪者暴动越来越频繁,强大的个性不断被发现的时代,不管发生什么都不意外。

   如果哪天出久突然死在了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那他的隐忍有什么用?



   双手温柔的包裹住手背青紫纤细的手。抓得不是很紧,却非常牢固。就像再也不打算放开一样。



   他曾经害怕被拒绝。但现在却觉得,哪怕被拒绝也无所谓。




   曾经我站在母亲的病房前,徘徊打转,不敢走进去,不敢去面对亲人的脸,不敢去面对自己幻想出的怪物。只能按着自己丑陋的疤痕一遍又一遍的自责自厌。



   是你给了我勇气。

   所以我想要告诉你。想要堂堂正正的亲口和你说。





   绿谷的身体情况日渐好转了起来。在第四天的时候终于完全脱离了危险期,摘下医用氧气罩,被带到了他自己的那个无菌病房。

   今天雄英学院的A班同学还来看他了。不过在进入他的病房之前被严格的要求除菌后才放了进来。

   “抱歉……因为我让你们那么麻烦。”

   “这点小事根本不用在意啦!”
   丽日明媚的笑起来,小跑到绿谷的病床旁边,踮起脚后跟双手撑在床边。一副要和常年不见发老友大聊特聊的架势。

   虽然她和绿谷只认识了一个星期不到。



   这次来探病的人很多。除了丽日以外还有饭田,蛙吹和峰田。
   其他的A班同学在前几天也来探病了。他仔细想了下,似乎除了小胜以外的所有人都来看他了。


   绿谷微笑着,旁边的轰一如既往的陪着他,时不时去抓上绿谷赤裸在外的手臂探测一下体温。过低时就会使用个性让绿谷的体温回升。

   丽日等人每次看到这个场景都觉得很不自在。并不是排斥或者恶心,只是觉得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


   这两个人真的没有在交往吗?

   就算是对待虚弱的竹马,这种亲密也有些异常了。


   大家都是放学后来的。除了丽日和蛙吹以外的两个男生都走了。丽日也在五点半的时候离开了。走的时候回头看着绿谷,似乎有话想说,最终还是没能开口。

   而今天绿谷的身体情况不是很好,在聊天讲话的时候咳了好几次血。
   他自从七岁开始五脏六腑的功能就直线下降,肺部更是像个破了无数个洞的漏斗。一天不咳血是不可能的。又没办法根治,这些年没少让医生发愁。


   轰习惯性的将手放在绿谷嘴前,恰好在一个不会捂住嘴又离得很近,不会让血滴落在被子上的位置。

   蛙吹看着这一幕,双手手掌放平伸在胸前,像某些可爱的动物一样。


   等轰走入洗手间去洗手时,蛙吹也顺便告别了。

   “小绿谷。你喜欢轰吗?”

   绿谷并没有太惊讶或是尴尬的样子。反而非常平静。


   “这件事并不重要。只要和焦君能保持现在的情谊,我就很满足了。”


   蛙吹听到这句话后沉默了一会,墨律色的大眼睛看着绿谷。腰后的头发一甩一甩的。


   真的吗?

   真的……只是这样就够了吗?


   “我只是希望小绿谷和轰能幸福。如果你真的觉得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我也不会做多余的事。”

   绿谷似乎很累的样子,但还是笑着回应蛙吹。“谢谢你。”

   “刚才丽日同学也想说这件事吧。但是已经不用担心了。”

   蛙吹梅雨盯着他看了好久,圆圆的舌头吊在嘴边,一时间安静的只能听到洗手间里传来的微弱水声。


   “只要你觉得幸福的话。”



   留下这句话后,蛙吹轻轻的关上了门。


   看不出情绪的少女安静的走在医院雪白诡异的走廊里。却在想着关于两个朋友的问题。


   温柔摩挲脸颊的指节,细致的按压腹部的手掌,自然流露出的,温和的眼神。

   隐藏着浓浓不知名意味的晦涩感情。



   A班的人都不是笨蛋。

   轰对于绿谷的态度,已经越界了。




   耳边还在响着断断续续的水声,坐在病床上的少年陷入了沉思。黄昏暗沉的光照入病房,暗暗的橙红色,有些莫名的灰暗和静谧感。为整个世界都添上了一层沉重的红色。

   【如果你真的觉得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

   那声带着担忧的悦耳声音似乎还回响在耳边。少女墨绿色的眼睛染上淡淡的光,安静的看着他。


   【甘心吗?】


   他的手抓紧了身上的被子,惨白的手背上青紫一片,凸出的血管和骨节显得异常单薄。


   ‘怎么可能……甘心?’


   少年在昏暗的病房中低垂着头,翠绿的瞳孔避开了黄昏的光,却在暗处显得更加漆黑,翠绿的眼睛接近黑色。

   非常平静,又压抑着苦痛。



   【幸福吗?】



   低垂着眼帘,洗手间里的水声已经停了。



   【我喜欢焦君。】



   苍白的门随着细弱的嘎啦声被推开,他听到温柔的友人走到自己的身边,之后他感觉到后背被一只大手按住,腹部也被按在了能减缓内脏疼痛的位置。

   “怎么了?难受吗?”

   【你真的,很温柔。很温柔。】




   绿谷抬头。红白色头发的少年看着他,表情的变化很小,那双异色的眼睛却清楚的表露了担忧。




   【我喜欢你。】




   绿谷露出了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微笑。




   “没事。”


   【……我喜欢你。所以我当做自己不知道这份感情。】



   轰焦冻没有表现出放心的样子,反而皱着眉看他,手下动作不停的频繁规律的按压他的腹部。

   “难受就直接说出来。”



   你有着那么好的前途,有着强大的个性,完美的家世,好看的长相。

   你会成为能笑着回应他人的,帅气的,最棒的英雄。



   所以。


   【我不会喜欢你的。】




   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轰专注的按摩他麻痹疼痛的内脏,在绿谷低着头的时候,凭着窗户照进来的弱光注视着他。

   深绿色的头发,翠色的眼睛,惨白的皮肤,浅青色的病服。全都被加上一层浓浓的暗光,赤红的颜料泼洒在整个病房里,像一幅惊艳美丽的油画。

   轰眯起眼睛,手上的动作不自觉的减慢放缓。专注执拗的看着对方的发旋。

   昏暗的光线,独处的两人,近到可以闻到对方身上气味的距离。

   若有若无的暧昧与黄昏的光芒带来的微暗心情。






   “我喜欢你。”







   手上的动作完全停下来了。过了许久,绿谷都没有动静,轰甚至在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却看到对方僵硬的抬起头,翠绿色的眼睛睁的很大。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满满都是他。

   红白发丝的少年勾起唇角,眯着眼睛笑了。

   “出久。我喜欢你。”



   “我一直都喜欢你。自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喜欢你了。只是不敢开口。”


   脑子里充满了虚虚的嗡声,耳朵清晰的听到对的的声音,那些单词组成的言语却无法被消化过滤,只能无数次在脑海里打转。



   那一瞬间,他连呼吸都忘记了。



   【那天……他听到了?】



   “焦君……你说…什么?”



   【所以…………在向我妥协?】




   少年突然用上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狠狠的拽住对方的衣领。平生第一次在对方面前露出凶狠暴怒的一面。
   眼中没有惊喜。只有被戏弄的愤怒。

   “你说你喜欢我?”

   轰被抓着衣领,脸上却没有慌张,一双异色瞳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的脸。

   “我喜欢你。”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翠绿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烈火,在光线的衬托下更加幽暗诡异。手指用力到骨节突出泛白,下一秒就能撑破那层薄薄的表皮。


   “你喜欢我?!别开玩笑了!!!”

   绿谷根本就不相信轰的表白。

   对方怎么可能喜欢他?一个什么都做不到的短命病鬼?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轰在那天听到了自己的表白,然后出于同情打算勉强自己和他交往。

   要不然为什么当时没有直接给予他回应,而是过了好几天的思考才说出“我喜欢你”?


   只能是因为同情。


   同情?

   “我才不需要你的同情!!!!!”




   他不接受这种妥协一样的感情!!!
   就因为我活不久了。你就想骗我?!就像靠这种低下的谎话让我安心接受?!!!!




   开什么玩笑!!!!!





   少年扭曲暴怒的脸映照在轰的眼中。手上还死死的抓着轰焦冻的衣领,用力到颤抖。


   绿谷出久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愤怒过。这样的后果就是呼吸渐渐不顺畅导致的全身颤栗。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很丑陋。但心底源源不断的暴怒却无法停歇。
   他忍耐了十几年。本来哪怕是到死,他都是可以忍耐下去的。却还是没能忍住。


   一想到对方对他求爱的同情,怜悯的眼神,因为可怜他而同意表白,甚至撒谎和他说他们是两情相悦的。绿谷出久就恨不得打他一顿。

   他压抑太久了。病痛,不自由,无个性,他人的嘲笑。自我厌恶,自我放逐,自我毁灭。哪怕濒临死亡,迎来了新生,也不过是毫无希望的绝望轮回。


   这些东西像气球一样疯狂的膨胀起来,终于在今天因积攒过多的气体彻底爆开。


   如果只是接受表白,绿谷是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的。

   但轰却和他说,他也喜欢自己。


   这明显是谎言。轰不可能喜欢他。





   同情?

   轰瞬间皱眉,瞳孔缩了缩。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意。

   “你以为我会因为同情就和别人交往?”

   握上虚弱瘦长的手,青黑异色的眼睛在接近黑暗的光线里闪闪发亮。
   绿谷被轰的动作吓到了,一时间没有说话。脸上不再是那种濒临崩溃的暴躁,只是依旧皱着眉,绿宝石般的眼睛危险的看向轰。

   他无法确定。
   他不认为轰是这样的人。但他清楚自己对轰来说是很特殊的存在。他不敢肯定对方会不会一个脑子不清醒就出于同情假装他们两人是两情相悦。


   轰看着一副抗拒姿态的绿谷,刚有些生气就看到绿谷突然弯腰咳嗽起来,顿时什么都忘了,只记得把手抬起来放在对方嘴前。

   在反应过来后又对于自己条件反射感到无奈。


   绿谷却被这一阵咳嗽给闹得很尴尬,咳血带来的胸口钝痛使他的更痛苦,嘴边挂着血丝的样子显得有些可怜。但他是表情还是非常冷漠,甚至是有些阴鸷,是从未在他人面前表露过的黑暗一面。


   这个样子真的很不讨喜,但却让轰第一次认知到了对方的想法。



   最黑暗,最真实,也最可悲的那部分。



   真正的心如死灰。不再期待自身的可能性,也不想爱惜无用的自己,不断的不断的厌恶自身,排斥自己的阴暗与无能。



   绿谷出久期待美好,期待轰焦冻的未来,相信轰焦冻能成为温柔强大的英雄,对自己却苛刻的近乎刻薄残忍。
   他从不认为所谓的好运会降临在他头上,不敢期待任何美好的东西,只有最冷酷的现实才能让他感到安心。


   这实在是很讽刺又很悲观。


   他从很早,很早,就失去了期待的能力。


   …………或许绿谷出久早就死了。


   在那个与金发红眼的孩子谈话的阴天里。

   在那个空旷惨白的个人病房里。



   在进入精神疗养院的那一天,就死了。




   轰抚摸着绿谷的后背,看着无力又可怜的幼驯染许久,才开口。

   “出久。”

   绿谷抬头,但角度还是有些低,在暗沉光线里近乎黑色的绿发遮住眼睛,叫人看不清他的眼睛。


   在沉默中冷静下来的大脑开始后悔起自己的冲动,他想道歉,想了很多。但绿谷却不想现在就和轰谈话或对视。



   “…………对不起。刚才是我说过头了。让你看到了不好的一面。”


   他的声音很低弱,像是在隐忍什么,有些不明显的哭腔。
   少年咬了咬牙,撑着有些破碎的声音继续开口。


   “焦君先回去吧。明天……我们明天再谈。”


   到了明天……等到了明天,他一定就能好好的控制住自己,不去露出那么丑陋的一面。也不会用尖锐冷漠的话语对待对方。


   等到了明天……一切都会过去的。

   他们还会是那对亲密无间比亲兄弟还要好的竹马,还是彼此的救赎,彼此的英雄。



   而不是想现在这样,其中一个堕落而难看,比泥地里的阴暗怪物还恶心。






   太阳已经差不多要完全落下,只剩一点点光还残留在病房中,他们都看不清彼此的脸。沉默就这样尴尬的弥漫开来。



   昏暗的病房里,响起一声无力的叹息。


   “如果我现在直接离开,是不是明天你就打算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少年清亮稳重的声音实在是平静的过分,绿谷没有回应,算是默认了对方的话。
   耳边响起手和衣物摩擦的声响。想着他终于要走了吧。绿谷的心里有些疲惫,也有些难过。


   他想抬头看一看对方,却又觉得没那个必要。

   现在的他一定很恶心。突然就被针对,被莫名其妙的愤怒伤害,对方一定不想看见他这种样子。



   他也有很多朋友,但只有焦君是最特殊,也是独一无二的那个。

   他始终希望自己在他的眼中还是那个温和的,与世无争好像根本没有烦恼的病弱的幼驯染。


   但他不是。

   他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丑陋又阴暗的生物。


   他很害怕。

   害怕到不敢抬头。



   他很疲惫。

  疲惫到抬不起头。




   真是最差劲最烂的结果了。





   就在他抓紧被子入神的自厌自弃时,他突然看到一只好看修长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手掌中心躺着的是一个方形的小盒子。大概能看出是蓝色的。只是在这种灯光下非常不明显。

   “我喜欢你。是真的。不是同情也不是什么妥协。”

   稍显淡漠却又无奈的声音传来,炸的绿谷的耳朵嗡嗡作响。大脑一片空白,不太能理解对方的行为。


   什么……意思?


   他不自觉的抬头,入目的是端正秀丽的五官和一抹温和而真实的笑意。


   “这几天没提起是因为在准备这个。你说你喜欢我的时候声音太小了。我不敢确定,但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好看的手慢慢的打开盒子的盖子。



   “这几天没有察觉到你的心情。我很抱歉。但我真的……”



   盒子的软垫中央,是一枚点缀着红色圈纹的银色戒指。




   “我喜欢你。出久。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说给你听。”

   我始终爱你。无论你阴暗还是明丽,美丽或是普通,健康或是病弱。

   如果你不相信,无论千次,万次,我都会和你说。
   只要我还活着,我就可以无数次说给你听。


   即便认知到了绿谷阴暗的一面,轰也并不排斥。

   因为那正代表了他们之间两情相悦不是吗?



   轰在黑暗中晦涩的笑起来。



   或许他已经疯了。就连对方那种狰狞凶狠的目光和阴暗的神色在他眼中都显得无比惹人怜爱。可爱的不行,让他只想去拥抱对方,去亲吻对方。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病房里昏暗一片。在这份无声的寂静中,渐渐响起少年泣不成声的呜咽。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绿宝石一样的眼睛还带着眼泪,少年泪流满面的抬着头,那份怯弱与豁出一切的决然看的人心酸发涨。

   “就算我活不久了,你也愿意陪我吗?”

   红白发色的少年为病弱的他戴上戒指,嘴角带着一份宁静的笑意,异色的眼中充满了无限温柔。

   “你不知道的吧。”

   少年靠近对的头,嘴唇在光洁白皙的额头上缓慢厮磨,眷恋又痴迷。

   “你剩下的时间,无论长短,我都想全部独占。”

   正是因为知道,我才会说出来。

   你的声音,你的眼睛,你的呼吸,你的一切。我都想独占。




   绿谷的脸上展露出笑颜,在眼泪和微红的眼角的衬托下,这个笑容也显得格外悲凉和荒诞。却又实实在在的满足着,幸福着。







   黑暗的病房里,响起了少年有些泪意的声音。

   这一次,再也没有厌倦与痛苦。只剩下一份彼此相通依恋的纯粹感情。





   “我喜欢你。”





 
   从你说我是你的英雄开始。

   从你鼓起勇气进入病房开始。



   从我们第一次在疗养院的病房前相互对视开始。


   我喜欢你。这份爱意,从未改变。





————————————————————————————————————————————————————————

   说点题外话吧。
   就是关于久的心态和思想问题。

   本篇久的设定是病弱到和残废没什么两样的重症患者。他从小时候起每天的心情,我都是按照自己以前烧到快四十度时候的心情去写的。

   其实有这么一具身体,正常人差不多在十三四岁就因为精神崩溃完蛋嗝屁了。因为十几岁时是人的精神状态最容易收到外界影响变坏变差的年龄段。

   不说十三四岁,其实正常人连十岁也活不过吧。

   我在这个设定里给久的设定是。最残破的身体和并不是那么坚强的心灵。所以这里的久当然也不可能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心里一定是有一部分黑暗的。

  


   因为我每次参照自己以前病到脑子不清醒时候的思考模式,就觉得根本不可能有人在那种情况下活过几年。

   我当时是烧的有些神志不清了。明明我现在还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躺在床上,我妈我奶奶都在旁边,我妈之后却和我说我那时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医生来打针和拔针头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跟个死人似的(然而当时打针拔针我是真的没感觉。

   当时因为头疼真的各种难受恶心。就觉得这日子过着真不如去死了。之后一点点就觉得头都不怎么疼了。烧的有点过,连疼都感觉不到了。就觉得晕乎乎的,身体很重,又觉得轻飘飘的。

   如果参照我当时的样子,我觉得如果真有人能拖着那种精神状态活着,真的很了不起了。

   我自认是个乐观心态又好的人。不过那时候就跟着魔了一样看什么都恶心不顺眼,看谁都觉得烦。而且非常累。


   所以本篇的久才会在温柔时候同时又这么抑郁消极。因为他的本性就是温柔和善的。他天天都过着被病痛折磨生不如死的生活,当然也没什么可盼望的。小的时候更是求着早点死,好减轻家人的负担。

   虽然总是在强调久是轰的救赎,是英雄。但轰对于久来说也是一样的。

   因为轰,久才不会想死,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因为他是轰的英雄。


   而使他成为英雄的轰,也是久的英雄。



   久是根本不相信轰喜欢自己的。所有他就觉得自己被轰同情了,被欺骗了。哪怕那份谎言出于善意,久也不会接受。

   因为久真的活的太艰难了。这一次的爆发也不仅仅是因为感情,更多是因为极端自卑下的一种可悲的自我憎恨。
   所以就显得他的心态很矛盾,一方面他知道自己对轰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一方面却又觉得轰只把他当做朋友,或者说一个救赎式的存在。不可能会喜欢他。

   久早就死了。他仍会爱别人,期待别人,鼓励别人。但他自己却已经被他视作是一个没有可能的人了。所以他才会不相信轰的表白,因为他根本没那个价值。

   这是最后的黑暗了。揭开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什么能阻止他们的羁绊和感情了。



   【我怕你哭,怕你难过。所以我忍着疼痛不死。】


   明明都完结章了还这么丧真的很抱歉。最后写的那么少女又诡异……你们要谅解我一个非汉族的人语文真的好不到哪去。我的课本都是少数民族专用的汉语课本_(:з」∠)_

   总之这就是完结章啦!感觉这章发出来应该会被不少人讨厌。但懒得管了。之后就算有番外(谁知道我会不会写)估计也是一两个月之后啦!小伙伴们有什么疑问和建议就直接走评论就OK!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3

评论(2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