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蝎子阿眠

尽头

青年躺在轮椅上,脸上不见曾经的青涩与热血,眼中只剩下越发澄澈的清明与睿智。
少年轻狂时的肆意,爱恋,似乎都被他消减的生命所带走。留下的只有更加平静,更加寂寥的暗影。
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谎言或是真相,都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

他就要死了。

将死之人常有的。不再牵挂,不再受伤,也不会为无谓的事情感到难过和悲伤。
生命的逐渐流逝为他们换来的是更加清晰的头脑,与看清一切的眼睛。
变得更加睿智,更加良善。

安详的躺在轮椅上,手捧着有些发烫的茶杯,表情满足。
就像他不再是那个热血蓬勃的青春少年,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邻家男孩。
从前的他,从未体会到过这种微小的幸福。

幸福是什么?

是吃糖果吃到蛀牙。
是对你温柔微笑的亲人。
是你能够嫌弃身上的衣服不够漂亮。
是在寒冷的冬日里,可以喝上一杯温热的茶。

人生在世,却因为心生贪婪而忽略了这些本应紧握的东西。直至死去都无法发觉,真正的幸福,其实早就握在掌中。

简单,微小,朴实,自然。
幸福的真谛,不过是这样普通的事物。

既然都要死了。又何必死抓着那些恩怨情仇不放呢?

忘了吧。
世间带给自己的恶意,疏离。
忘了吧。
曾经的纠纷,苍白的爱恋。
忘了吧。
那些纠缠十几年的愿怨缘冤。

青年安静的看着落地窗外的雪景。分不清是痴迷还是淡然的眼中倒映着被白雪覆盖而洁白无瑕的夜景。
收音机里还放着典雅的音乐,十分悦耳。却有点断断续续的,让人不禁心生焦躁与莫名的慌乱。
但青年并不在乎。

他已经无所渴求了。
因为他的人生,就要走到尽头了。

收音机外放的音乐突然卡在了一段曲调上,像坏了一样,不断循环着。

一声清晰的断带声响起。

那台收音机,再也没能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