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蝎子阿眠

【轰出】天赋之人【TALENT】

我真的觉得他俩要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应该就是关系特别好的那种。无论出久有没有个性。

   轰出幼驯染的情况下,出九没有个性,那就是轰的精神支柱。出久要是有个性,那就是和轰一起并肩作战的前线战友(而且很有可能小时候还是绿谷保护轰嘻嘻嘻小男孩真他妈好嗑)

轰出    天赋之人【TALENT】



这俩要是幼驯染那贼她妈好吃啊。我磕爆!

 

   这篇的标签就写做       天赋之人【TALENT】     了。






之前除了落日残阳外还有两个脑洞,一个黑夜绝响一个天赋之人。不过黑夜绝响比落日残阳还丧还惨,就想着先搞搞天赋之人?结果我他妈写黑夜绝响写的比天赋之人要顺溜多了。

   几乎80%都是私设。

※平行世界设定。既然有无个性一直被欺负的绿谷,一定也有天生就个性强大到能暴打爆豪的绿谷啊_(:з」∠)_

※绿谷有个性,是继承自双亲的变异双重个性。战斗能力和天赋比爆豪还牛逼。

※绿谷超强。基本是无敌了。比起原作,更直接且天然,天不怕地不怕。

※和轰是幼驯染。与爆豪是从小认识,但觉得自己不擅长应付爆豪。

※轰在心理上极度依赖绿谷,基本上已经是没有绿谷活不下去的程度了。(一如既往的人形精神安定剂久)

※爆豪视绿谷为自己人生中最大的对手(单方面)

※cp坚定为轰出(无论过程还是结果)
   感情倾向为轰→(深爱,但以为是单相思)→→←←(是爱情,但无自觉)←绿谷←(死对头,唯一的对手,无望的单相思)爆豪这种奇怪又不好吃的大三角。

※真的基本上都是我的私设。本篇的绿谷是真正意义上强大到无懈可击完全没有死角的那种坚强。

※是爽文。反派基本没什么戏份,很和平了。没什么大纲的轻松向文。考据党求放过。估计结局也很随意,并不严谨。保证HE就是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周围人的欺凌,哪怕是无个性的绿谷一定也会成为更优秀的人。所以这篇文我设定绿谷不仅有个性,还强的一逼,基本上是每天暴打爆豪。(对我要看爆豪被打)

※人物也好个性也好私设贼多,纯属放飞自我的OOC之作。吃不下的请一定要点❌

   文写好了几章了,但在我能保证自己不坑之前是不会发文的。所以只发图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我画的丑但能看懂就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

【魔表】静默之人与野兽

   朝日版结局之后的事情。
   魔表可以像暗表一样在心之房间里交流。
   魔王对小表溺爱,不过表达方式有些黑(我笔下的魔王毕竟病)
   魔王可以实体化设定。(请把这篇文当做游戏王的平行世界来看待)
   魔王很暴力血腥,可以说相当的佐克了。

   重度OOC!

   私设贼多。

   能接受者继续看。

————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沉闷而平淡。
   复杂无光的立体迷宫中央,扎眼而突兀的石座静静的立在那里。

   黑暗游戏的主人沉默的坐在那里。手支着下巴,双腿交叠。一动不动的看上去像个雕塑一样。

   心之房间内漆黑一片,连一丝光线都穿透不进来。

   这很正常。除了魔王半身的到来能够使这个冰冷的空间泛起温暖的光与热度以外,其余时间一直都是冰冷寂静的。

   而今天,魔王的半身依旧没有来。

   “?”

   魔王睁开眼。被一股异样的微弱痛意骚扰。

   “这是……另一个我的?”
  

   这明显不是他自身的疼痛。而是通过某种特殊联系从他心底传来的痛觉。

   魔王皱着眉头,起身决定去找自己的半身。

   两人的心灵房间一直都是面对面的。在和巴库拉的一战后。他们之间多了很多交流。关系格外的亲密。
   就像游戏的心之房间里永远都大敞着门,从不拒绝也不在乎他人的进入。
   魔王的门则是在感知到游戏的一瞬间会自动开门。

   不过事实上除了一起玩游戏或者游戏有什么东西想要和他分享以外,其他时候很少会叫魔王。
   比如被欺负了,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这些事从来不会和魔王说。

   有时魔王真的觉得游戏的心理强度异常高。他似乎并不在乎自己被欺负被打,那从来都不会成为让他难过或低落的原因。他也不会因为被欺负而不开心。哪怕被混混打个半死也能自顾自的站起来收拾好自己开开心心的跑回家继续自己的游戏。

   甚至让人怀疑他的神经是否出了什么毛病。


   游戏一向开着的心之房门,今天却是关着的。

   这还真是稀奇。

   魔王伸手去敲那扇像积木拼图一样的门。嘴里叫着自己半身的名字。

   “游戏。在吗?”

   没有回应。

   真的很反常。
   心之房间一直都是一个人内心的最直接表现。关着的情况要不就是他的半身现在非常难过,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或者因为某些创伤在里面休息养伤。

   魔王个人偏向于后者。他不认为这世上有什么能够严重伤害到半身的心灵。
   他的半身非常坚强,甚至已经可以说是异常的程度了。

   不论前者后者都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这样想着,魔王按上房门把手,试试自己能不能打开门。
   之前就说了。
   武藤游戏的心之房间永远不会拒绝别人,更何况是与他亲密和谐到共用一个身体的魔王。这世上再也没有谁比这对半身之间更亲昵的关系了。

   不出魔王所料,门虽然关着但没上锁。他一扭把手就开了门。

   入目的仍是那个地面上散落着各种玩具的,天真无邪的房间。
   里面就和武藤游戏本人一样带着令人舒适的温度,以及恰到好处的,不会刺眼的光亮。

   一点都不像魔王的心之房间那样冰冷到没人味。

   赤红的眼睛扫视了房间一圈,发现房间里面的床上有些鼓鼓囊囊的被子。

   在睡觉?

   魔王稍微安下心,发现半身的被子都盖到鼻子了。于是想上前想为自己可爱的半身盖好被子。

   他本身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反正在这个心之房间走路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和鬼魂一样。

   半身这样盖被子可没法呼吸……

   正在魔王的手就要伸到被子边上时,魔王的瞳孔瞬间紧缩。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非常恐怖。

   魔王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难看,但他无法制止自己。

   武藤游戏的额头上有一道很重的撞击痕迹。像是被人按着头往墙上撞导致的伤口,不过也可能是摔倒在地上磕碰出来的。除此以外他的额角,脸颊,嘴角边都有重重的擦伤和青紫。
   光是这些还不足以让魔王气到这个地步。

   床上躺着睡觉的武藤游戏毫无自觉的掀开一点被子。宽松的白色睡衣大敞着,让魔王的清晰的看到他脖子上泛着浓重深紫色的掐痕,边缘处泛着近黑的红色和紫红色,明显是瘀血不散的症状。锁骨处也有不少深青色。

   这说明这次的事情不是简单的欺凌,对方很可能差点就把武藤游戏活活打死或是掐死了。

   怪不得会在心灵房间睡觉了。身体上的负担太大,肉体的疼痛太磨人,就跑到心之房间来避难来了。
   这里也算是与自身肉体的隔离区,在这里就不会感觉到肉体上的痛苦。不过也会变得难以感知外界的事情。说不上是好还是坏。

   魔王差点被眼前景象逼的爆炸,身边不断环绕着一层漆黑色烟雾般的物质,胸前的倒金字塔吊饰发出一阵耀眼的金色光芒。

   他努力忍下怒气,为半身盖好被子。顺便搜了一下半身的记忆。

   这也是几乎每一次游戏被欺负都会被魔王发现的原因。要算起来的话,应该是两人共用一个身体的关系。游戏自己倒是对于和魔王分享记忆这件事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

   他自己觉得无所谓,因为他很喜欢魔王。

   不过游戏不喜欢魔王去报复别人,他认为没那个必要。
   游戏觉得这些都无所谓。但魔王可从来都不这么认为。

   【伤害到半身的,都应该消失。】

   漆黑的,像起来像一团烟一样的物质慢慢钻出武藤游戏的身体。逐渐凝聚成一个模糊的人形。
   黑影的头部亮着金色的眼睛。漆黑的手挡住躺在床上的武藤游戏的眼睛,避免接下来的事情影响到半身的睡眠。下一秒,额头部位的荷鲁斯之眼发出一阵刺目的金色光芒。

   难怪这几天都没来找他。武藤游戏现在正躺在床上静养,被打的连床都下不去,也没有意识,当然只能在心灵深处沉睡了。

   看着这副场景,魔王内心就快爆炸了。他现在就跟一个要膨胀到极点的气球,谁碰到都会嘭的一声炸开。

   魔王几乎不需要去找,只要循着散发着半身血气的方向过去就能轻易的找到那几个混混。

   那几个混混打扮的流里流气的,看情况好像还在打劫,似乎早就把前几天差点打死的武藤游戏忘在脑后。

   看到这个场景,魔王只是沉默的站在一旁的阴影里。

   黑暗遮住了魔王的脸,只能看到黑暗中闪烁的一双鲜红的滴血的眼睛和他额头上开始微微发光的荷鲁斯之眼。

   【光是这样还不够。】

   “俺とゲ―ムしようぜ。(来和我玩游戏吧)”



   我要亲手…………送•你•们•下•地•狱



   赤红的眼睛扫视了一圈眼前对他叫器着要揍死他的混混。

   只不过这是……黑暗游戏。


   ……啊……光是这样,还不够。

   魔王拿起一个黑色烟雾凝聚成的棒球棒。对着混混们扬起一个极端恶意的微笑。

   “游戏规则是,最后活下来的人,是赢家。逃跑的人,会因为心脏麻痹而痛苦的死去。”


   鲜红瞳孔的魔王笑着挥着棒子,先是将一个混混的小腿骨打的粉碎。然后接着踩碎了对方的肋骨。

   魔王想到半身额头上的撞伤,随意的抡起一个混混的头向着水泥墙狠狠的撞。没几下那个混混的头就皮开肉绽的,看起来恶心又血腥。

   才一分钟不到,空气中就开始弥漫起一股淡淡的铁腥味。
   有巷子里放置的钢铁废料的味道,也有肮脏的泥土和灰尘的气味,还有混混身上流出的,又腥又诡异的血气。

   还剩下几个站立的混混都被吓傻了。

   魔王没有放过他们,他要这群垃圾都感受一下比他半身更痛苦的事情。

   “就是你吧?”

   少年手中的棒球棒轻轻的搭在一个背靠着墙,双腿断裂的混混。

   “欺负我的半身很有趣?”

   那个绿色头发的混混根本没去听他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在疯狂的打颤,害怕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棒球棒再次落下,巨大的力道使混混的左手臂骨被完全打断,手臂怪异的软软的垂下,看起来非常恐怖。

   “……呵。”

   这一场游戏没持续多久。魔王安静的站在黑暗的角落,额头上神圣的荷鲁斯之眼发出奇特的光线,在黑暗的巷子里闪烁着。很快,这群混混彻底的长眠了。
   那一瞬间,所有人的心跳都还在缓慢跳动,却都失去了意识。表情极端恐惧。

   你们不能死。

   你们要努力的,绝望的活过剩下的人生。


   游戏醒来的时候意识非常模糊,眼前的事物都有一定程度上的扭曲。

   当他有些清醒时,瞬间就注意到了房间里某个突兀的身影。
   他的房间里全部都是散落的玩具,突然多处一个人来真的很明显。

   “魔王?”

   “……怎么了吗?你看起来状态不怎么好……”

   他看到魔王站在他的床边死盯着他看,紫红相间的眼睛黑暗又空洞,像深不见底的深渊。
   那副样子像极了最初时被黑暗力量侵蚀的魔王。

   魔王对半身的疑问视而不见,反而抬手抚上对方受伤的脸颊。
   “你怎么又弄得浑身是伤。”

   半身脸上的伤令他极度焦躁。但那种属于活人的温暖却及时的压下了他的暴走。

   游戏也没有回答魔王的问题,他感受着魔王冰冷的手,一边半睁着不太清醒的眼睛看向魔王。

   “魔王?你怎么了吗?”

   武藤游戏敏感的察觉到自己半身复杂的心情。歪了歪头。

   魔王盯着游戏看了几秒,然后叹了一口气。
   “没事。”

   【算了。】

   重新恢复红瞳的魔王这回双手捧上了半身的脸。两人的脸贴的很近。
   近到能清楚的感受对方的鼻息。

   【伤害你的东西,我无论如何都会毁了。】

   游戏不舒服的闭着眼想躲开,他觉得魔王今天有些奇怪,虽然之前他有时也觉得有些异常,但今天那种异样感更甚。

   【我不想忍耐了。】

   “我突然想到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压制半身的反抗,魔王更加紧抱住对方,突然对着游戏笑了。

   【干脆…………】

   少年靠在半身的耳朵边上,姿势和声音极端的暧昧,甚至有些色情。

   “不来玩吗?”


   【吃了你吧】

是轰出。肝了一下午。

一下午四张条漫 我肝爆炸了_(:з」∠)_

对着电脑太久头疼,后面有点仓促。完全不会分镜,分镜乱七八糟,就不要笑我了(绝望脸)有什么错别字或是哪里不对告诉我一下,我重新该。 @北冥有鱼 太太的大逃杀梗(脑洞)。

给太太投食。太太是我看到的少数不写大三角的人。对我来说真的是天使一样的太太_(:з」∠)_

我的速写本。上面全是用涂感笔画的。这本子简直不能见人_(:з」∠)_

【轰出】落日残阳(序)


   在红白发丝的男孩懵懂的来到这个世界后,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成长后,以还模糊不全的人格慢慢学会了思考。于是他烦恼起了一个问题。

   英雄是什么?

   英雄是什么样的?

   怎样的人才能被称呼为英雄呢?

   男孩看着电视屏幕中带着笑容去拯救他人的男人,睁大眼睛仔细的思考着。

   是像欧鲁麦特那样强大的,闪闪发光的,去拯救别人的人吗?
   可是为什么父亲那样的人也会被称呼为英雄呢?

   ——【你想成为英雄吗?】

   男孩捂着自己被绷带包裹的左脸,表情冷漠。眼底充满了憎恨。

   ——【去死。】

   梦想被敲碎,美好的一切都被夺走了。他拼命的去抓握,却发现手中的东西只是漆黑丑陋的腐烂肉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我追求的就是这样恶心的东西。

   ——【我才不想成为那种垃圾。】

   ——〖不是的。〗

   什么是英雄?

   在一片死寂的黑暗中,温柔苍白的男孩牵起了他的手。

   什么是英雄?

   绿宝石一样漂亮的眼睛温柔的注视着他,将迷路的他带到了一扇门前。

   什么是英雄?

   男孩用自己的双手擦去了他手中污秽肮脏的腐烂碎块,将一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东西放入了他的掌心。

   什么是……英雄?


   欺负妈妈,把我当成工具的人吗?

   ——〖不是〗

   伤害别人,为了私欲什么都能做的人吗?

   ——〖不是〗

   ……像欧鲁麦特那样,强大的,闪耀的,不顾性命去救人的人吗?

   墨绿色的卷发柔软的贴在男孩的脸上,男孩苍白的脸上浮现着淡淡的微笑。

   ——〖你想成为什么人呢?〗

   究竟什么才是英雄?

   ——〖英雄在这里。〗

   男孩的食指指向他的胸口微偏的位置。

   那里是心脏。

   ——〖在你的心里。〗

   英雄是什么?

   他握着男孩给他的闪耀的光芒,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前。在犹豫不定的时候,身后被一股温和的力道推了一把。

   他自然倾斜向门的那一边。

   ——〖不要害怕。你看,你有可以去的地方,有光,还有梦想。〗



   什么是英雄?



   ——〖你在心里所期待的模样,就是你的英雄。〗


   英雄是什么?


   是名作【绿谷出久】的存在。

   男孩握紧了手中的光明,手里的温度一直传入心里,温暖的叫人流下泪来。

   那是强大,是真诚,是慈爱。

   是不顾一切的,想要救你的温柔。

   以往从未打开过的,又或者被他所遗忘的大门,在光芒的照耀下无声的松动。

   苍白又无力,但比谁都努力又温柔的你。永远都散发着柔软的光与适宜的温度。

   光明。

   他开始向前走去,走向令他恐惧的源头,迈出通往未来的第一步。

   ——【我要成为英雄。】


   (你不知道。)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英雄。)

【轰出】落日残阳(单纯的设定)

【轰出】落日残阳(设定)短篇预告

   绿谷无个性(也未继承个性),极端病弱设定。从小就被说活不过成年。一次高烧后精神上也出了些问题。偶尔会突然暴走。

   虽然身体虚弱,但脑子是天才级别的。

   和轰是在医院认识的。帮助轰解决了与母亲之间的隔阂。和轰因为算是青梅竹马了。
   因为一些原因被雄英学院邀请来参观入学。被根津认为拥有【最符合作为英雄的人格】。并邀请其参加入学考试进入雄英学院支援科。特许他一个月只需要来学校三天。剩下的时间看身体情况来自行调整就好。

   迷轰出很久了。手痒痒但不敢写长篇。眼看第三季都要出来了。搞个短篇试试看吧。
   绿谷真的敲可爱_(:з」∠)_轰总一开始好正经好冷漠,然而那句“你不会是欧鲁麦特的私生子什么的吧?”完全出卖了你是个天然。
   绿谷真的就是那种脸长得超可爱,结果认真起来战斗的时候帅到爆炸的感觉。轰是长得帅你以为他是个高冷傲娇的时候发现呀又乖又天然。

   妈呀这俩都是天使。

   大概我写的都很OOC。但我觉得他们大概也就是这么相处的(他俩熟了之后感觉会特别老夫老妻)

还是摸鱼(混入了几张课题)_(:з」∠)_

倒数第二张别点开看,有毒。是大长腿(我的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