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蝎子阿眠

【影游同人】疲惫者与杀人魔

私设有以下

※律知道送自己上方舟的是紫影,并且由于紫影的行为过于像一名人类(或者是是像律)所以对紫影有着较为复杂特殊的情感。
※紫影在千年后最先找到律,所以还是附在律的影子里。
※文中的律没有遇到霍琊,所以并没有选择游浩贤(改变),而是律的性格(自我)。
※原著归黑一大大,OOC归我_(:з」∠)_


   很累……

   少年回到竹屋中,草草的洗了个澡后直奔大床。
   全身的骨头就像散架了一样难受,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律侧卧在床上,连换个姿势的力气都没有,无力的闭着眼。

   无论如何都回不去了。人类遭了天谴,被曦和神毁灭。
   而他已经是世上最后的人类了。

   闭上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到有人在附近。

   艰难的睁开眼,入目的是紫色的头发和一对长在发间的灰白翅膀。
   来者面容艳丽,从额头一直下割的红色刀痕没有破坏这份美感,反而加了一份危险的蛊惑。

   “紫影……”

   ——【你是……我心中的黑暗。】

   每当律感到绝望时,紫影就会出现。

   那个邪恶的连妖怪也算不上的怪物知道他的一切过去,了解他所有的黑暗。
   会吃掉他的痛苦,吞食他的噩梦,实现他阴暗的愿望。

   像在守护他,又像是在束缚他。

   “小律~”

   紫影露出温柔亲昵的笑容,伸出双手抱起律,为他换个更舒服的姿势。

   他们的距离很近,律都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怎么都遮掩不掉的浓厚血腥味。

   紫影又杀人了。可能还杀了不少。

   律这样想着,却懒得开口询问。
   他本来就没表面上那么人畜无害,冷血的很。紫影杀了多少妖怪,他根本就不在乎。

   反正那些妖怪的外形再像人类,也不过是些草木畜牲罢了。

   但紫影却不大一样。

   怪物对人类笑得很温柔。
   “小律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什么?”

   嘴角的弧度,微微眯起的紫色眼睛,温柔而熟悉的味道。

   太像了。
   真的是太像了。

   紫影简直就像是…………人类一样。
   律眯起眼睛。

   或者说,就像【我】一样。

   那种他曾经非常熟悉的,带着粘稠血腥味的安心感。

   “……不用了。我有点累,想先睡。”

   紫发紫瞳的怪物十分体贴的为少年盖上被子,掖好被子。在少年身边摆弄起对方在巨大打击过后的白发,并以一种不会伤到人类肉体的速度向人类体内输入安眠效果的妖力。

   人类很快就在怪物的力量下入睡了。

   房间里只剩下暗淡月光下的细细白发,以及轻微的呼吸声。
   怪物安静的注视着少年安详的睡脸。深深的沉沦。

   在月光映照下的少年五官格外精致,皮肤却带着一种苍白。

   律在亲眼见到人类帝国的废墟后,就渐渐变得容易疲倦,总是满脸的倦意。

   连在睡眠中也被噩梦与幻觉所困扰,精神逐渐变差。

   【没关系。】

   淡淡光照下的怪物的影子渐渐拉长,头上的翅膀瞬间变成原本的几十倍大,然后一点点的,轻柔的包裹住床上的少年。

   【你的痛苦,你的悲伤,你的绝望。带给你折磨的噩梦和幻觉。】

   紫影的手轻抚律的面颊,指腹抚摸人类略带暗色的眼角。

   【我会一点都不剩的……全部…………】

   漆黑的翅膀整个将少年裹了起来,不一会就开始有黑色的雾气从少年体内被剥离,被翅膀吸收殆尽。

   【吞噬。】

   漆黑的夜里,只有那双属于怪物的眼睛,暗暗的闪烁着欲望的幽光。
   带着虔诚,带着温柔,带着拼尽所有的疯狂。

   【我一定会为你献上,这个本该属于你的世界。】

   怪物无声的低语。

   【我的王。】

撕裂规则(耽美短文)


我们之间隔着一层铁丝网。

铁丝网的间隔方块很大,可以把手伸过去的程度。
他在做什么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同样的,我也一样。

我将手伸过去,触摸他的脸颊。
他没有说话,只是睁着野兽一样的眼睛安静的看着我。
他抓住我的手嗅了嗅,就像兽类那样。

我是理智的『人』。
他是贪婪的『野兽』。

我们是不同的。
但我们很相似。

我和他被这一层铁丝网隔开。可以交谈,可以看着对方,可以触摸。甚至可以拥抱。

隔着一层铁丝网的拥抱。

【这边】有着不可以跨过铁丝网的铁规,所有人都待在安逸的世界里。一点也不想走到野兽【那边】。
而且铁丝网的上方还有着不少针刺,如果攀爬的话会割刺到手指。

而野兽天生讨厌【这边】,所以从来不会接近。

我是理智,是智慧,是慈悲,是人类。
他是欲望,是贪婪,是灾祸,是兽类。

他咬着我的手,认真的噬咬着。但并不疼痛,尖锐的牙齿小心的不去伤害口中的手掌。

“……喜欢……你……”

野兽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因为常年不说话,听起来语调有些奇怪。

我将之理解为他想吃了我。

和【这边】不一样,【那边】的生物多数都皮糙肉厚只会嘶吼,没什么智慧和理性,所以他应该会对【这边】的新奇生物感到好奇。

野兽是残忍的。

他所谓的喜欢,大概就是想尝一尝我的肉和【他那边】的有什么差别。

“你……好闻……想……吃你……”

吞血噬肉,野兽的好奇心会让他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吃到肚子里。

因为这样就可以独占了。

我们经常会隔着铁丝网看着对方。
他有时会咬我,有些疼,但不会流血。
偶尔会看到他身上有些伤口。像是抓伤和咬伤,非常严重,结着近黑的深色血痂。

是【那边】的同为野兽的家伙们干的。

“你为什么不【过来】呢?”

他用尖锐的爪子抠着铁丝。眼底沉着莫名的执着。

“……我在等。”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已经教会了他语言和知识,甚至礼节。他完全可以来到【这边】。

之后几天,我发现他身上的伤越来越严重了。
因为他脱离了【那边】的常理,会说话,布陷阱,有理智。这些都是我教给他的。

他已经是【那边】的【异类】了。

而异类,是需要被清除的。

说到底,这也是我一手造成的。但我想得到野兽,为此甘之如饴。

“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野兽冷静的看着我。
“我在等。”

我没有说话,只是用阴霾的眼神看着他。

“那比你的命还重要?”

他随意的舔舐手臂上的伤口。
“很重要。”

“这种脆弱的铁丝网,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撕碎。但我不能就这么离开。”
内心突然升腾而起的暴怒让我感到十分的奇怪。简直莫名其妙。

我愤怒的看着他,恨不得干脆杀了他。

我离开了那道铁丝网。我怕继续留下去的话会对那头野兽说出无法挽回的恶劣言语。

【那你就滚吧。别再来了。】

教会你语言的是我,授予你智慧的是我,但被你等待的,却不是我。

这种想法未免太过自私自大。但我忍耐不了。我一直都喜欢那头野兽喜欢的不得了,当然希望他只是我一个人的。

在那之后的几天,我没有再去铁丝网那边。
等我想通了之后再去时,却看到了伤痕累累的野兽被其他野兽围攻的场面。
野兽的背紧紧的靠在铁丝网上,身前的一群兽吐着舌头,随时准备扑上来咬下一块肉。
他的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背后三道爪印还在流血。胸前也被割开,深红色的嫩肉外翻着,泛着微微的死气。

“为什么不过来?”

他喘着气,一手撕开扑上来的野兽。

“我在等。”

我的手紧抓着铁丝网,一瞬间就被暴虐的情绪占满。

【绝对不能越过那道铁丝网。】

【这边】的训诫如耳鸣一般回响着,但我却毫不犹豫的爬上了铁丝网。
铁丝网尖锐锋利的钢刺扎入手掌和手指。很疼,可是我不能停下。

哪怕迎来的是更多的疼痛,是更多的失望,我也想去拼搏一把。

我对着野兽伸出鲜血淋漓的手。

“上来。”

他眼中露出目的得逞的兴奋感,愉悦的露出尖牙。

“你终于【过来】了。”

他舔着血,看着我的脸突然笑出声。
嘴角还沾着鲜血的笑容格外的诡异。
野兽抓住我的手,我们的血交融在一起,难分彼此。

这时我才明白他所谓的【等待】。

—【跨过一切常理与规则,向我伸手。】

尽头

青年躺在轮椅上,脸上不见曾经的青涩与热血,眼中只剩下越发澄澈的清明与睿智。
少年轻狂时的肆意,爱恋,似乎都被他消减的生命所带走。留下的只有更加平静,更加寂寥的暗影。
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谎言或是真相,都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

他就要死了。

将死之人常有的。不再牵挂,不再受伤,也不会为无谓的事情感到难过和悲伤。
生命的逐渐流逝为他们换来的是更加清晰的头脑,与看清一切的眼睛。
变得更加睿智,更加良善。

安详的躺在轮椅上,手捧着有些发烫的茶杯,表情满足。
就像他不再是那个热血蓬勃的青春少年,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邻家男孩。
从前的他,从未体会到过这种微小的幸福。

幸福是什么?

是吃糖果吃到蛀牙。
是对你温柔微笑的亲人。
是你能够嫌弃身上的衣服不够漂亮。
是在寒冷的冬日里,可以喝上一杯温热的茶。

人生在世,却因为心生贪婪而忽略了这些本应紧握的东西。直至死去都无法发觉,真正的幸福,其实早就握在掌中。

简单,微小,朴实,自然。
幸福的真谛,不过是这样普通的事物。

既然都要死了。又何必死抓着那些恩怨情仇不放呢?

忘了吧。
世间带给自己的恶意,疏离。
忘了吧。
曾经的纠纷,苍白的爱恋。
忘了吧。
那些纠缠十几年的愿怨缘冤。

青年安静的看着落地窗外的雪景。分不清是痴迷还是淡然的眼中倒映着被白雪覆盖而洁白无瑕的夜景。
收音机里还放着典雅的音乐,十分悦耳。却有点断断续续的,让人不禁心生焦躁与莫名的慌乱。
但青年并不在乎。

他已经无所渴求了。
因为他的人生,就要走到尽头了。

收音机外放的音乐突然卡在了一段曲调上,像坏了一样,不断循环着。

一声清晰的断带声响起。

那台收音机,再也没能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