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蝎子阿眠

【轰出】落日残阳(上)医院篇

※我写的真的很烂,千万别抱任何期待文笔剧情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假的_(:з」∠)_

绿谷无个性,极度病弱。从小一直生活在医院中。由于精神方面也有些问题,所以隔壁就是精神疗养科。平时坐轮椅。

大概是短篇。

爆豪对绿谷比较温柔(最可怕的OOC了这是)

绿谷是真•天使。本篇的绿谷有种非常魔性的魅力。

绿谷和轰大概是在六岁的时候相遇的。

可能有轻微all绿谷倾向(?)绿谷和发目明认识,经常会在一起发明一些奇怪的东西。

轰总提前很久就解开了心结。几乎每天都会来看绿谷。

通篇充满了BUG和OOC。我的文笔也早就被狗吃了。不介意的朋友请继续翻。

















   “不进去吗?”

   红白发色的男孩回头。映入眼中的是一个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苍白的同龄男生。

   是陌生人。

   “……我不能进去。”

   这就是他们第一次的交谈。

   脸上带着烫伤,在病房门前徘徊着,又不敢打开门的男孩。
   肤色苍白,穿着浅青色的病服,笑容温和毫无侵略性的男孩。

   轰焦冻和绿谷出久。

   平淡又有些突兀,意外而合理的相遇。

   “为什么不能进去?”

   “……我害怕……会被讨厌。”

   从未有过同龄朋友的轰焦冻不太熟悉这样的对话,但想倾吐的欲望却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不断侵蚀着他。

   聊天,谈话,倾诉,到不知不觉的依赖。

   他们相识在医院的三楼的第二个病房门口。
   彼此被对方所吸引。明明有着鲜明的不同,却无法抗拒对方的接近。

   被母亲泼了热水,很疼。

   父亲的训练很辛苦,很讨厌。

   不敢进入母亲的病房,害怕她露出厌恶的表情。

   他坐在绿谷病房里的椅子上。

   绿谷只是安静的听他的倾诉。然后用一种很包容柔软的目光看着他。

   他很喜欢出久。
   没有理由的,只是单纯的想去亲近。

   可惜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在天色逐渐暗下来的时候,他只能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家里。

   “我下次……还能来找出久吗?”

   男孩笑得真诚而温和。

   “当然,只要你愿意来。”

   真是奇怪,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个小鬼,在看到出久时却还是会心跳加速。莫名其妙的脸红。

   真是不合理。

   接下来的接触和联络越来越频繁。

   有的时候轰来了医院也见不到绿谷。因为那时的绿谷不是在抢救室就是刚抢救结束睡在床上。

   绿谷对此总是非常抱歉。轰并不在意,但他还是很自责。

   他们的话题很零碎,什么都能聊。在知道绿谷本身是无个性时,轰也只是感觉很少见。

   “……我还以为你的个性肯定是大脑变异类的。你的推断和策略都很厉害。”
   已经不是常人水准的厉害了。
   轰在心里默默的开口。

   “太夸张了。口头上说说而已。多看点书就能知道。”

   话是这么说,但绿谷的各种建议可是给轰带来了不只一星半点的好处。

   再过几年,等到轰上了国中一年级时,越来越烦恼自己和母亲的事情。
   轰对着绿谷诉说烦恼后,又觉得自己总是这样依赖对方非常没出息。但不知不觉那些令他痛苦的情绪就化作言语自然的流露出来。

   一直都是这样。他无法抗拒对方。

   “焦君想见母亲吗?”

   “……当然想。但是……”

   但是母亲她厌恶我。

   轰不自觉的按上自己的烫伤伤疤。眼神灰暗,厌弃又疲惫。似乎连那块治愈多年的伤疤都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我身上流着那个可恨的男人的血。我的左半边,我的左眼,我的左手,我的另一半个性。都是造成母亲精神崩溃的原因。

   如果我打开门之后,看到的是母亲恐惧厌恶的眼神……我该怎么办?
   她看到我左半边的发色,瞳色,会不会就那样完全坏掉?

   她一定…………不想见到我。

   一想到要打开那扇薄薄的木门,轰焦冻的心里就会升腾起无尽的恐惧。

   他无法打开那扇门。

   就像他的脸上这块治不好的伤疤。

   突然,他感觉到了手上覆盖了一层温暖。

   “焦君。人生来就是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自己的能力的。就像你的个性,就像我这样一辈子只能活在医院里的身体。”

   绿谷笑着,表情柔和。整个人连脸颊处的几颗雀斑都像闪着暖光。

   “不要怨恨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因为如何去使用是你的自由。”

   轰抬头,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一样。

   “使用火?我……不想成为老爸那样的人。”

   绿谷摇了摇头。

   “不会的。你无法伤害别人,因为你很温柔。而且……”

   “不去尝试的话,就永远都不知道结果。”

   少年坐在柔软的病床上。眉眼温和无害。

   “焦君想成为英雄吗?”

   “…………”

   轰焦冻咬牙,眼睛瞥向别处。

   想吗?

   当然想了!

   就算是这样扭曲的我,也想成为英雄。

  但是……英雄究竟是什么?

   这是常年以来,轰对英雄这一名称产生的疑问。
   打骂妻子,冷漠的对待孩子,将最钟意的孩子当成工具对待。

   这样的人也是英雄吗?

   “我已经……搞不清楚什么才是英雄了。”

   抓着他的手突然用上了力气。
   他抬眼看到黑发的男孩一如既往温柔的神色。对着他开口。

   “焦君想成为什么呢?”

   ——【没关系。你只要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就好。】

   那一瞬,脑海中浮现出的是母亲慈爱的话语。

   “每个人,都能成英雄。英雄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同的定义组成的。英雄一直都活在人们的心里。”

   绿谷深处食指指向轰焦冻的心脏。轻声开口

   “焦君想成为什么呢?”

   你想成为的那种人,就是你心中定义的英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许久后,病房里响起少年颤抖的声音。那声音似乎还夹杂着哭腔。有些不甘又带着释然。

   〖你所期望的,想成为的事物。〗

   …………【英雄】

   “我想成为……英雄。”

   我想……救她。

   “嗯。你一定能成为英雄的。”

   绿谷闭上眼,拥抱对方,将红白两色的头按到自己的怀里,非常轻柔的抚摸柔软的发丝。清越的声音传入轰的耳朵,慢慢描绘出美好的场景来。

   “你会成为英雄的。强大又温柔的,能笑着拯救他人的,最棒的英雄。”

   轰看不到此刻的绿谷的表情。

   不包含丝毫虚假的,无比幸福的笑容。
   那么美好,充满光辉,满满的幸福。

   却像是在哭泣一样悲伤。

   【强大又温柔,能笑着拯救他人的,最棒的英雄。】

   多么虚幻又美丽的梦。

   但是他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

   【绿谷出久从出生那一刻起已经结束了。】

   【但是轰焦冻不是。】

   【你要不断的向前走,然后追逐你所期望的东西。】

   【…………不要变得像我一样。】

   “所以……未来的英雄,去救你的母亲吧。”

   心里的黑暗悄无声息的溶化,在那之下的柔软部分被光明所包围,在温暖中逐渐苏醒。

   轰突然就哭了出来,眼泪从黑灰与青蓝色的眼中流出,顺着脸颊滑下。他的双手像是祈求一样紧紧的抓着绿谷的后背上的衣服。死死的抱住绿谷的腰不肯放手。

   柔软的手按在他的背上,另一只抚摸着他的头发,温柔的,委婉的,令人舒适不舍的力道。

   这双手这么纤细,瘦小。手背上的血管清晰可见的凸起,上面甚至还有经常输入药液而瘀积的大片青紫。

   就是这样苍白弱小的手,却给了他爱,给了他勇气,让他能向前迈出自己的脚步。

   我只是个没用的胆小鬼而已。根本不是什么英雄。

   ——【真正的英雄是你。只有你。】

————————————————
   写到绿谷对轰说那句【你会成为英雄的。强大又温柔的,能笑着拯救他人的,最棒的英雄。】时,其实我自己非常非常的难受。
   动画里绿谷和能得到欧叔的继承简直就是奇迹般的事情。

   就像在做梦一样。

   绿谷小时候指着屏幕中那名伟大的英雄的身影问妈妈:“我也能变得像他一样吗?”
   看到这一幕,真的很痛心。

   在看到绿谷妈妈抱住绿谷,不断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绿谷在声声道歉与否定中呆呆的笑着哭出来的那一刻,我都被虐哭了。
   那时的绿谷才五岁,就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挫折。
   他最憧憬的梦想,所有的希望,都被狠狠的撕碎扔到了他的眼前。

   他的理智,母亲,为他检查的医生,整个世界都在告诉他。

   【这就是现实。】

   或许就像相泽老师说的。“再也没有什么比让人去追逐不可能的梦想更残忍的事情了。”

   但绿谷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甚至,连虚假又幸福的幻想,对绿谷来说都是一种悲哀可耻的行为。

   这里的绿谷也是一样的。

   他做不到,他不想放弃。但他只能放弃。

   他很善良,他不想去恨别人,所以只好厌恶自己。

   他做不到否定别人,所以只好否定自己。

   【我做不到。但你可以做到。】

   他对轰说着鼓励的话时,或许也有着将自己的梦想寄托在轰身上的念头。
   但只是这样一个念头,他都会觉得自己真是自私,真是恶心。但其实他是很好的人。没有人比他更好了。

   本篇的绿谷在心里也隐藏着一部分黑暗,只是比起宣泄憎恨去伤害别人,他选择了压在心底加快自身的灭亡。

   现在他俩是十四岁。等下一章就直接跳到高一轰刚入学的时候了。

评论(1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