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蝎子阿眠

【轰出】落日残阳(中上)过渡篇

绿谷无个性,极度病弱。从小一直生活在医院中。由于精神方面也有些问题,所以隔壁就是精神疗养科。平时坐轮椅。

大概是短篇。

爆豪对绿谷比较温柔(最可怕的OOC了这是)

绿谷是真•天使。本篇的绿谷有种非常魔性的魅力。

绿谷和轰大概是在六岁的时候相遇的。

可能有轻微all绿谷倾向(?)绿谷和发目明认识,经常会在一起发明一些奇怪的东西。

轰总提前很久就解开了心结。几乎每天都会来看绿谷。

通篇充满了BUG和OOC。我的文笔也早就被狗吃了。不介意的朋友请继续翻。


※本篇的绿谷是认识欧鲁麦特的。我设定(私设)他俩的医生是同一个人,有一次欧鲁麦特来医院的时候正好跳到天台上,结果没注意到在天台房顶上的绿谷就变成消瘦模样。
   一抬头看到绿谷眼睛都不扎的看着他,整个人都懵逼了。美漫彩色画风都成黑白了。于是就告诉了绿谷自己的事情,希望绿谷不要说出去。之后由于欧鲁麦特经常来医院,两人关系也好了起来。欧鲁麦特也非常钟意绿谷那份作为英雄极为出色的本质。

   可惜,绿谷成不了英雄。

















   轰和母亲的见面非常成功。

   这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那之前绿谷就和轰的妈妈一直都认识。

   “谢谢你。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真不好意思。”

   有着漂亮银发的美丽女性坐在床上,身上披着羽织,手里拿着茶杯。

   “没有那回事。能帮上忙就好。”
   绿谷闭眼笑着,一边微微倾斜的低下头。
   “更何况那只是我自己多管闲事而已。算不上什么帮忙。”

   何止是多管闲事。擅自将自己的愿望在无形中加注在他人身上,他真的是最差劲的混蛋了。

   带着一些自嘲,绿谷抬起杯子,让半透明的热气遮挡住了自己的脸。

   “怎么会。我真的很谢谢出久君能和焦冻经常在一起谈话。”
   “那个孩子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平时多亏了你照顾他。”

   她顿了顿。

   “这次也是,如果没有你。他是不会打开那扇门的。”

   “谢谢你。”

   非常真诚的道谢。对方的声音平稳又坚定,但那种澄澈感却让绿谷更加的无地自容。

   “请不要这样说。”
   他的声音中有着细微的颤抖。

   “我只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而已。”
   啊啊。为什么要向我这种人道谢。
  
   “我把自己的愿望私自在焦君不知道的情况下加注在了他的身上!!这样的我根本就只是!!!”

   “不是的。”

   悲伤的声音,少年低着头的身影映入眼中,似乎与几年前那个双目无神望向窗户的男孩重叠在一起。

   很可悲。

   “为什么要责备自己呢?你对焦冻的愿望,不也是你对他的期待吗?”

   少年看着她,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却照不亮他的眼睛。消不去最暗沉的那份黑暗。

   那一日轰妈妈对绿谷说是话,绿谷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

   其实是没有意义的,不是吗?

   从小就体弱不断,甚至无法离开医院。
   那时的绿谷最喜欢看的就是欧鲁麦特的英雄视频。

   他想着,等他有了个性,一定就能派上一点用场了。能增加一点作为人的价值。

   只要有了个性,就算是这样的我也一定能做到什么。

   然后,现实告诉他。你只是个废物,所以还是去死吧。

   无个性。

   不仅虚弱多病,甚至还是无个性。
   他这一生注定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躺在病床上等死。

   为什么?

   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一辈子都是废物。一辈子都只是拖累家人的累赘。还不如消失。
   可是每当看到他的母亲充满慈爱的看着他,那样珍惜的对待他时,他却只能笑着回应。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什么都无法为你做。

   呐……丢弃我吧,妈妈。

   他不应该活着。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什么都做不到。永远都是一个废人。那就让他去死吧,这样还能减轻家人的负担。

   很痛苦。但看到母亲小心翼翼又悲伤的眼神,他根本做不到去死,甚至不能说出自己的愿望。

   他死了。妈妈一定会很伤心的。
   他不能伤害妈妈。

   自从四岁起被诊断出无个性之后,绿谷一直活在极端自我厌恶的痛苦中。

   【无个性……你还真的是个废物啊?】

   年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毫无自觉的,天真的残忍。

   这句话成为了刺穿他心脏的最后一把刀。

   紧绷的神经终于断裂。再也无法恢复原状。
   大概一年的时间,他浑浑噩噩的活着,不会说话,看不清人的脸,听不到别人的声音,甚至不会主动进食。

   那时他五岁,被送入了精神科的疗养院。

   那时的他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眼睛注视着屋子里那扇小窗户。

   每天,每天。只要醒着,他就一定在看那里。

   我想去那里。
   但是我不能过去。

   【会有人伤心的。】

   所以无论多么渴望,他都没有走过去。
   只要走过去,那就一定克制不住自己了。

   【我会忍不住跳下去的。】

   一年后,他在药物治疗下基本恢复。不再想着自杀,而是去寻找自己的价值,开始疯狂的吸收知识。

   无法成为英雄。
   那只好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
   拼尽全力,去帮助别人。做有意义的事。

   我们相遇的那天,正好是我刚搬回普通病房的时候。

   红色和白色的头发,黑灰与青蓝色的眼睛。那种异常的外貌,让人很轻易就能猜到他有着特殊而强大的个性。

   啊……他一定是被上天眷顾的,生来就有着强大力量的人。

   真羡慕啊。凭借着天生就有的力量,不需要任何努力就能简简单单的走在我的前面。

   真羡慕啊。

   但是你为什么要做出那种害怕又悲伤的表情?

   我根本不想多管闲事。但你做出这种表情,我不就不能放下你不管了吗?

   刚从精神科转入普通病房没几天的男孩表情无比的平静,看着轰的脸。本来走向自己病房的脚步顿时转了一个方向。

   ……我在干什么啊。真是……一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废物还妄想着拯救别人吗?

   不自量力。

   自我厌恶的刀刃刺入体内。被体内的疼痛疯狂折磨,他却还是无法阻止自己的脚步。

   并非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当时的他只是遵循了【走过去】这一本能。

   啊啊。一定是因为……


   【那个孩子,露出了求救的表情。】


   绿谷自嘲的想到。
   真可笑。这样的扭曲又无力的我。居然也想拯救别人,也想帮助别人。

   明明是根本不可能的虚妄幻想罢了。

   ……呐。

   【这样的我,也有拯救别人的资格吗?】

   绿谷沉默的坐在病床上,无神的双眼低垂着。

   就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这种敲门声……只有焦君。

   “请进。”

   病房门被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雄英制服的高挑男生。

   “出久,我来看你了。”

   红白异色发丝的男生坐到病房里的椅子上,先是亲吻了一下绿谷的脸颊,然后才放下包。

   绿谷对此没有反抗。本来他就是一个异常缺乏与他人交流常识的人。这么多年来他只有焦君一个朋友。
   在轰故意的潜移默化下,绿谷一直以为这是亲密朋友间很正常的打招呼方式。

   “谢谢你……能来看我这件事真的很开心,可是焦君不会很忙吗?不用特意来陪我的啊。”

   “学校那里很容易就能应付了。功课也不难。”
   比起那些东西,对于轰焦冻而言最重要的是和出久回去渡过的时间。

   “对了。我这次来找出久,还有正事。”

   正事?

   “我们学校的校长,让我把这个给你。”
   轰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绿谷。

   ………………?
   这是怎么回事?

   绿谷出久拿着手中的邀请信,反复观察了很多次确认上面的蜡印真的就是雄英学院的校徽。

   这还是轰交给他的。说是雄英学院的校长递给他,托付他交给自己。

   他打开信之后看了一下信件的内容。大概就是希望他能去雄英学院参观一天。

   为什么?
   就算是想让他去雄英上学也不太可能吧?他记得雄英的入学考试早就结束了。现在也不是见学的时期。

   难道说是因为他登记的那些英雄支援装备品被雄英学院看中了?

   不可能吧……雄英学院的话应该有很多比他更出色的支援系人才。怎么可能看上连个性都没有的他?

   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一直都憧憬着英雄,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与和英雄相关的事物无缘了。没想到上天还是眷顾他的。

   “不是很好吗。或许还能和出久一起上学。”

   轰坐在床边削着苹果开口。兔子样的苹果还被细心的折起耳朵,看起来就像绿谷最喜欢的欧鲁麦特一样。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优秀的人当中,会选择我去。”

   轰等着绿谷吃下几块苹果,直接把绿谷按到在病床上盖好被子。

   “比起想那些,不如好好睡觉。刚才点滴里的安眠药也快生效了吧。”

   真是强硬。

   明明小的时候还是个爱哭鬼的。
   不。现在可能也是爱哭鬼吧。只是没有什么需要难过的事情了。

   脑子里想着不着边的事情,绿谷渐渐困倦起来,眼皮格外沉重。
   安眠效果的药物开始生效了。

   ——睡得很熟。

   轰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在确认对的不会醒来后,放肆的伸手去触摸少年的脸颊。指尖轻轻的碰触柔软的皮肤,温柔又带着莫名的暧昧。
  
   苍白的肤色,无力的垂落在身体两侧的手臂。带着淡淡黛色的眼角。
   从窗户里吹进来的微风温柔的滑过少年的发丝,落日暗淡的光芒为这一刻添加了奇妙的浪漫与让人喉咙发紧的涩味。

   轰轻抬起绿谷的左手,将脸贴上那柔软微凉的手心里。像猫一样蹭了蹭。
   而手的主人此刻正毫无直觉的躺在病床上,呼吸平稳,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好可爱……】

   闭着眼睛感受着对方手心柔软的少年对着手心伸出舌头舔了舔。

   柔软湿热的舌头滑过手心,很快留下一道带着微微湿意的水痕。

   被称作精英的雄英学院推荐入学者,甚至在英雄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样貌端正,个性强大,家室也非常优秀。说起来也是第五世代同龄人中站在顶端的那一类人了。

   不过这样的轰焦冻现在也只是个会单相思,会爱别人,也害怕被喜欢的人拒绝的少年。只敢在对方熟睡时才敢做出出格的行为。

   被世人夸赞,被憧憬,被敬爱,被崇拜着的轰焦冻其实的一个狡猾的人。

   不过他只在乎出久的想法,剩下的都无所谓。

   【想得到你。】

   只要再靠近一点,他就能吻上对方。但他没有那么做。
   亲吻和拥抱是特殊的行为,他不想在绿谷没有知觉时做。

   少年眼中最后的一丝光也隐没在黑暗中。

   异常的行为,无声的沉寂。

   第二天绿谷打开门时,发现轰早就站在了外面。

   “早安,出久。我来接你了。”

   “麻烦你了。焦君。”

   轰熟练的按上轮椅的把手,平稳的推动。

   通常要去远一点的地方时,绿谷都会坐轮椅。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他多加走动,比起散步,躺在床上打着点滴神志不清的睡觉才是他的日常。
   这个轮椅内部不仅放了许多东西,把手部位还能检测绿谷的心跳频率,温度等等。出现异常时就会响起警报,自动叫来救护车。

   今天的状态不错。趁着睡觉的时候打完了点滴。所有用得上的药都带好了。应该不会有事。

   这次去雄英绿谷几乎是带上了所有自己制造出来的支援类物品。有早就登记在案的,还有不少未登记的。
   全都藏在他的轮椅内。

   “身体情况怎么样?”

   “很好。药也都带上了,应该没问题。”

   轰看了看绿谷的脸色,虽然看起来还是苍白又虚弱,但对绿谷来说的确是不错了。

   皮肤很薄,能看到额角和眼角处细细的血管,不是非常清晰,但却很显眼。
   当轰回过神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在抚摸那些青紫或血红的纹路了。

   绿谷对此只是闭上眼安静的感受对方手心的温度。显然对这种同性朋友之间有些出格的行为习以为常。

   【......好可爱。】

   “稍微有哪里不舒服就告诉我。雄英学院的保健室可不是摆设。”
   脑子里想着不正经的事情,手还按在对方的脸上。嘴上却很正经。

   可以去领奥斯卡小金人了。

   “嗯。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然而对于出久的保证,轰打心底就不相信。他至今为止都清晰的记得对方本来好好的和他聊着天就突然开始咳嗽,医生和护士们在紧急铃声的呼叫中将出久推入一扇沉重的铁门后面。

   接下来亮起的就是抢救室门上闪起的鲜红灯光。不过比那更刺眼的是出久被子上鲜红的血痕。
   那时他就想,如果不是自己在出久身边,他会不会因为咳嗽虚弱到连床头的抢救按钮都碰不到。

   这样的事发生过许多次,轰不敢拿出久的身体开玩笑。

   他们打车到了雄英学院门前。在下车时轰抬出后备箱的轮椅,让绿谷坐上去。

   说实话,这轮椅真的很沉。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体素质堪比许多职业英雄,都抬不起来。
   真的不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

   “这里就是雄英……真的好壮观。”

   巨大的铁门,高高的围墙。不说是学校可能都会以为是什么神秘的隔离区吧。
   书上写到过雄英学院的占地面积非常不科学,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专门培育强大英雄的学校。

   轰拖着轮椅,刚到门口就看到熟悉的班主任。

   黑色衣服,脖子上缠着一堆灰色带子的男人先是看了轰之后将视线转向绿谷。结果发现绿谷正两眼冒光的看着他。

   “您……您就是英雄Eraserhead?!!好厉害!!第一次见到真的英雄!!!”

   绿谷兴奋的看着相泽消太,表情激动,苍白的脸上染上一点粉色。憧憬热烈的看着黑衣服的男人。

   “……你知道我?”

   怪不好意思的。他很少出现在媒体前,作为英雄在同职业中很出名,但在普通民众当中的名声很低。想不到眼前这个孩子居然连他都知道。

   【他非常喜欢……或者说,憧憬着英雄。】

   不自觉的想起轰曾经开口说过的这句话,相泽消太看着绿谷激动的神色,心中不免有些同情与怜悯。

   轰用警告的眼神看了老师一眼,让他不要在绿谷眼前表现出多余的同情。

   恐怕这个叫绿谷出久的少年讨厌被别人同情吧。

   相泽消太对学生很严格,但那只是对未来要成为英雄的学生。眼前这个少年根本无法成为英雄。甚至他虚弱无力的身体都无法支撑他走一圈操场,真是可惜。

   明明有着那样热烈的,甚至像太阳一样灼热信仰的眼睛。却没有追逐梦想的资格。

   这么想着,相泽消太对绿谷的态度就不自觉的温和了一点。
   在轰冷漠的警告眼神下他也没有表现出同情,看上去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没什么人情味。却会在去往职员室的途中为绿谷讲述学校的历史和各个设施的作用。

   轰这才放松下来。

   相泽老师是个不爱管闲事又冷淡的人。最重要的是很有分寸,很细心。不需要担心他会让出久难过。

   到达职员室后,绿谷更是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不少活跃于网络名声很大的英雄们。

   “布雷森特麦克!!赛曼托斯!午夜!空灵鬼魂!还有空间英雄十三号?!好厉害!!都是真正的英雄!!”

   绿谷坐在轮椅上,明明很激动又很兴奋,却害怕吵到别人而压低自己的声音。憧憬爱戴的目光和有些红润的脸色。

   好可爱啊……

   几乎是整个职员室里的英雄教室都不自觉的这么想到。他们甚至忽略了轰焦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绿谷身上。而且眼前这个少年将他们每一个人的英雄名和能力招式都全部记得…………

   这是多喜欢英雄啊。

   “哦哦!初次见面啊小子!我是声音英雄布雷森特麦克!你应该知道就是了。你叫我麦克老师就可以了!!”
   打扮的很时髦很潮的金发男人跳到绿谷面前,相当豪爽的摸了一把绿谷柔软的头发。笑得很不正经。

   “是真正的英雄!!好厉害!!!!”

   轰注意到这个个性为噪音的教师在对着出久说话时故意缩小了音量,可能是为了这个看上去病弱体虚的男生着想吧。

   “好开心!!还有欧鲁麦特!!!!!!!!啊……不行……太开心了有点难受唔……”
   正在布雷森特麦克摸着绿谷脑袋的时候绿谷突然弯下腰捂住嘴来。猛地咳嗽起来。惊的轰整个人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但也相当熟练的抚摸绿谷的后背,另外还抓上绿谷的手强行的拉下里。不让他去捂嘴。再放手将自己的手放在离绿谷的嘴很近的下方。

   “出久!!咳出来没关系!等下马上吃药就好了!”

   咳嗽出来,把坏掉的血液吐出来比较好。虽然对嗓子和身体不好,但留着坏掉的血液更糟糕。

   职员室里的老师都被吓到了。一群形形色色的英雄都被吓的手忙脚乱的。想帮忙又不敢去乱碰。欧鲁麦特在其中算是比较冷静,但还是很担心。不过他知道轰一定会做好一切,也没有上前做多余的事。其中最懵逼着急的就是布雷森特麦克。

   他真的只是摸了两下头!真的没用力!!真的!!!

   轰当然知道这不是布雷森特麦克的错,估计是太激动太兴奋导致情绪波动过大,直接影响到了状态糟糕的破败身体。

   啊……早知道这样真不该带他来。

   绿谷很快就咳出一些血沫来,难免让轰放在他嘴前的手溅上了不少还带着点唾液的血液。等他咳嗽停止后一眼就看到轰手上沾着满满的,还带着一点泡沫的血液。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对不起……”

   “别在意。比起那个,先赶紧吃药。”

   轰淡定的拿出湿巾擦干净绿谷嘴边的血液,然后草草的擦了擦手,动作迅速的倒出几片药又倒出一杯温水递给对方。

   绿谷就着温水吃下药之后才放心下来,结果看到一群职业英雄瞪着眼睛担心的看着他。更加尴尬起来。

   他不会就这样被赶回医院吧?

   绿谷再次唾弃起自己废物般不争气的身体来。
   最终结果是老师们一个个上来嘘寒问暖的,特别温和的摸着绿谷的头,严肃的和绿谷说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如果瞒着导致病情恶化就遭了。

   好温柔啊……

   轰看着绿谷开心的样子,不自觉的也笑起来。
   根津校长笑眯眯的坐在欧鲁麦特的肩膀上,看起来搞不清楚是什么动物的生物跳到轮椅把手上,用带着肉球的手去摸绿谷的头。

   “欢迎来到雄英学院。今天就开心的好好参观一下吧。”
   跟着抬起头对着站在轮椅后的轰开口。
   “你跟这和孩子关系很好吧?今天能把他拜托给你照顾吗?当然,教师们也会帮忙的。”

   轰握着推手,并不是很在意。
   “我来照顾就好。”
   绿谷也脸红的挥手。“不用了……不用那么麻烦的。只要吃好了药就可以了。”

   根津却不管,转头对欧鲁麦特挥了挥手。
   “今天下午是你带课吧?正好,多关照一下这个孩子。”

   那态度和语气不知为何有些奇怪,但周围的教师们都没有发现。

   绿谷抬头看了欧鲁麦特一眼,露出一个感激的眼神和笑容。

   下午据说有训练,不过上午还是要正常上课的。

   也不知道焦君和其他同学相处的怎么样。

   而且……在这里应该会遇到小胜。

   绿谷抓了抓把手。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说话,不对视,就像陌生人那样。

   避免接触就好。

   轰异色的眼睛暗了一下。似乎知道绿谷的想法,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我会保护你的。



————————————————————————————
   这章基本上写全了出久的黑历史了。写不出想要的感觉很绝望。
   觉得绿谷就算真的想自杀,也会克制住。因为他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人爱他,他死了的话就是对那些爱他的人的背叛与伤害。
   其实我一直怀疑过原著的绿谷也有过自杀的念头,但要不就是他真的是钢铁塑造的心,或者说是为了妈妈不伤心,才没付诸于行动。原作的绿谷初期其实是比较阴暗的(我个人认为)
   但绿谷最强大的一点就是,无论在多绝望的时候,他都不会去迁怒别人,去害别人。

   他只会不断的自责。

   ps其实最近搞了一个新的脑洞,不过那个要是写出来就有点长只敢放在脑子里酝酿。到时候发脑洞。

   欢迎来捉虫,另外要先声明一下我笔下的爆豪基本上对着绿谷都比较抬不起头。虽然好几个文里都有爆豪单箭头绿谷的设定,然而真的就只是单箭头。并不是胜出。我不写胜出。毕竟我爱甜,完全感受不到家暴的萌点在哪。在我看来爆豪小的时候真的就是个渣,不想黑他但别想让我喜欢他。后期再怎么改正也改变不了他小时候疯狂凌—虐绿谷的事实(对的我超在意这个)

   估计要被很多胜出粉和爆豪粉拉黑了_(:з」∠)_

  

评论(7)

热度(38)